RSS 放送

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05

到日本去吧!(三)

Posted on

在日本的第一個晩上,一夜無夢,隔天是被烏鴉給吵醒的。

如果問東京的特產是什麼,我會肯定地回答是烏鴉。如果是台灣或是別的國家的話,麻雀是很常見的飛禽,也很容易想像,體積小又行動快,但是在日本,烏鴉不但吵,而且出乎意料的大隻,行動也非常地大膽,常常幾隻圍聚在垃圾堆咬破垃圾袋,翻找裡面的食物,這種行為跟台灣的野狗沒什麼兩樣嘛!不知道是風俗民情還是水土的差別,烏鴉竟然在日本大行其道也是一件令我困惑的事情。

走在路上抬頭就可以看到,烏鴉大搖大擺地在電線竿上休息,平常也容易聽到烏鴉"嘎嘎嘎"的叫聲,如果閉上眼睛,再加上一陣冷風,東京每個有烏鴉的地方,都可以讓我宛如置身在惡魔城一般感到恐怖….


我看過大隻的烏鴉,尺寸幾乎與小狗無異了,如果成群攻擊人類,那可不是好玩的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感想] 慾望小鎮裡的超完美嬌妻 – Desperate Housewives / 慾望師奶

Posted on

凹凸有致,笑容甜美,家事一手打理,廚藝高超,溫柔細心,這是不是你夢想中的超完美嬌妻?對大部分男生來說絕對是最佳的選擇,只要你沒看過目前美國最熱門的電視影集Desperate Housewives / 欲亂絕情妻(對岸自行翻譯有如A片名但翻的意外切題的名稱,本地譯名為慾望師奶)。

我的名字是瑪莉愛麗絲楊,
如果你看過今天的早報,那你應該會對一篇描述我上禮拜的奇妙一天的文章有印象,
通常,我的日常生活是沒什麼新聞性的,但是在上週四一切都改變了。
當然,一早什麼都很平常,我為家人作了早餐,我處理了家事,我完成我的手工藝,我把該作的都作了,事實上,那一天跟過去每一天沒什麼不同–我細心地把該作的事作到最完美。
這就是為什麼接下來的事會令人震驚的原因–
我走向走廊的衣櫥,拿出從沒用過的左輪…..

我的遺體之後是被我的鄰居Martha Huber所發現的。

這就是欲亂絕情妻出人意料的開頭,從此介紹起四位完美但悲哀的已婚婦女,她們奇異的生活。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到日本去吧!(二)

Posted on

踏上日本國土的那一刻,會是什麼樣子呢?

這個問題我在心理已經迴響了好幾年,而今天就是解答的最後時刻了…當我走下機場的交通列車,看到的是…..

お帰りなさい。  歡迎回家。

怎麼有這麼戲劇化的看板!!我拼命地忍住要奪框而出的眼淚…..是啊….たたいま…我回來了….日本..我的心之故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感想] 最強,新潮流,天下第一劍 – 名劍 / the Sword

Posted on

一個初出茅廬的劍客,練劍十年只為了一個目標,他單純的心願卻導致了一場腥風血雨。這條追求"最強"的道路,原來不過是用血淚交織而成的懊悔之路。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到日本去吧!(一)

Posted on

在很小的時候,爸爸有一個很有錢的朋友,在那個資訊不發達的時代,他就已經裝了衛星、LD等一大堆的視聽設備,我還記得在他們家看了很多日本側錄或直撥的電影或電視節目,那時小小的心靈裡,還沒有什麼羨慕人家有錢的心理,反倒是看到大大銀幕裡的異國風光,對日本起了一種綺麗的幻想,總痴痴地想望,有一天能夠走在那櫻花飄飄的街道上,學著他們那煞是好聽的陌生語言,在那個優雅的國度裡生活…..

後來國高中的時候,我沉浸在大量的日本動漫畫之海裡,那時日本的ACG產業正是黃金時期,我就像飢渴的海綿一般吸取所有日本的人事物,原文漫畫看不懂?沒關係!照著漢字交叉著看!這樣看了幾年,竟然也無師自通地學會了日文,連到大學時正式修了日文學分,老師都稱讚我土法煉鋼的程度之好呢!心理是飄飄然之外,看到其他朋友早就是過往日本的常客,心理還是不免有一絲遺憾。

等到長大了,有了點錢,對日本也算是某種程度的瞭若指掌了,這才驚覺到俗事繁雜凡務纏身,不是瀟灑地說一聲能走就能走的了,尤其是作我們這一行的,勞動時間久,心理壓力更大,真正是"有命賺錢沒命花錢"的苦差事,後來想說作soho的話,應該在時間調配上更加輕鬆,沒想到更加苦命!連半夜三更都要應付客戶的電話了!身心疲累之外,倒是前往日本出遊一事,似乎就這樣慢慢沒有希望了…..

     
少年時代讓我嚮往日本的東京ラブストーリー / 東京愛情故事,以及長大後讓我害怕日本的Lost in Translation / 愛情不用翻譯XD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感想] 可能是我看過最好笑的西部片 – Blazing Saddles / 閃亮的馬鞍

Posted on
[感想] 可能是我看過最好笑的西部片 – Blazing Saddles / 閃亮的馬鞍

說到西部片,你會想到什麼?風砂飛揚廣場上的持槍對峙、拯救寡母孤子的翩翩牛仔、還是與紅蕃激烈的蓬車追逐?西部片似乎一直是動作或是冒險的代名詞,對不熟悉西部片型的本地觀眾而言更是如此,要在西部片裡看到"喜劇",而且還是瘋狂搞笑的喜劇,似乎就不是那麼容易了。1974年由喜劇奇才Mel Brooks執導的Blazing Saddles / 閃亮的馬鞍就是一部標準的西部喜劇,當中的喜劇成分在三十年後仍然威力驚人,更利害的是,它癲瘋痴狂的程度讓三十年後的電影還望塵莫及。
blazing-saddles.16193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