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專輯] 在漫天大雪裡,一場無緣熱愛 – Sin City / 萬惡城市(下)

Posted on

終於來到最終回了,最後要介紹的是"That Yellow Bastard",嗯…"那個黃色混蛋",聽起來好像又是一篇敘述雜碎的Sin City故事,但與前兩篇"Sin City"和"The Big Fat Kill"相比,"That Yellow Bastard"其實骨子裡是一篇再浪漫不過的愛情故事,這故事裡也有像是"The Big Fat Kill"的飛車槍戰,也有像"Sin City"裡單身赴會的豪氣,但前兩篇作品都比不上這篇"That Yellow Bastard"那麼浪漫,那麼哀愁,那麼悽涼,一切有如結局的漫天大雪。


彼此相差四十歲以上的羅密歐與茱麗葉

先要提醒一點,正式電影上映時,這三個故事放映的順序也許不像我介紹的順序一般。依照預告來看,理應是米基洛克的"Sin City",再來是布魯斯威利的"That Yellow Bastard",最後才是克里夫歐文的"The Big Fat Kill",但導演Robert Rodriguez與昆丁塔倫提諾的習氣一般,也許會採用Pulp Fiction / 黑色追緝令的手法,將三個故事剪得零碎再拼湊起來…電影進行的順序目前還不清楚,這是要先提醒各位的。

不過為什麼我介紹的順序會是這樣呢?這其實是有一點特殊意味的,首先登場的"Sin City",如同我在先前所提的,是一篇最典型的Sin City故事,這其實也是最遵照film noir / 黑色電影類型的故事;一個硬漢、一個不確定身分但確定絕對危險的神秘美女、超邪惡超黑暗…黑到通常看不清臉的壞蛋,然後硬漢為了美女上山下海對抗壞蛋弄得傷痕累累。先前國內外很多人都提到Sin City是不是抄襲自電腦遊戲"Max Payne",其實Max payne是2001年的遊戲,但第一篇Sin City可是從1993年就開始連載了,不過也不必太拘泥於誰抄襲誰的問題,毫無置疑地,這兩者都是發揚film noir精神的作品,同樣地黑暗墮落。

很多人提到Sin City,總是不可避免地提到裡面的暴力元素,二十年來很多人對Sin City的印象也就代表著"暴力漫畫",在許多次關於青少年犯罪的輿論討伐裡,Sin City總是會被拖出來狠狠地鞭屍,Sin City的玩具也曾經因此遭禁過,所以我接著介紹的,就是子彈最多噴血最多最暴力的"The Big Fat Kill",裡面有Dwight的雙槍、Miho的東方武器、還有炸彈、飛車等等,全段血流成河,斷頭斷手,根本可以拿來跟Kill Bill / 追殺比爾一比了,觀眾應當會看到情緒高昂熱血澎湃。

但是除卻子彈與鮮血,Sin City最精髓、最令人感動之處,在於描寫對愛的執著。主角們也許滿口髒話,百彈不侵,但是在他們的內心那種對愛的渴望與需索,卻讓他們像個呼喊溫暖的小嬰兒。Marv為了一個一夜之歡的女子,可以殺神殺佛,甚至最後面臨生死關頭,都不後悔,儘管他是個大粗漢,Goldie也不一定是為了愛而跟他過夜,你可以說整件事是Marv的一廂情願,但是那種地獄幽魂為了抓住無意間降下的愛的蛛絲而搏鬥的身影,不由得在罵他蠢笨之外,還要心疼他的一片癡心。

但Marv終究是轟轟烈烈地幹了一場,算是不往那一夜情意,"That Yellow Bastard"裡老警察Hartigan的遭遇,則更令人撕心裂肺,因為那是一段孤寂、寒冷、被全世界唾棄的無緣熱愛。Hartigan對愛的執著與奉獻,可以說是全Sin City之首,雖然"Hell And Back"才是號稱"Sin City裡的愛情故事",但我認為"That Yellow Bastard"在愛情的討論上才是真正最深刻的,這是我把"That Yellow Bastard"放到最後的主要原因。


這一對忘年情侶是否能再相逢?

故事要從八年前講起…今天對John Hartigan而言,是值得高興的一天,因為今天是他警察生涯的最後一天,年近六十的他在這崗位上不懈不怠地奮鬥,以正直與鐵腕的作風博得了好名聲,警局的同僚都敬重他,黑幫的匪徒都憎恨他,明天就是他完美退出江湖的第一天。

但是Hartigan仍然皺著眉頭,臉部的線條糾結,頭上的十字傷疤扭曲的更顯醜惡,讓他煩心的是手上一件懸而未破的案子…那些被害人的照片…照片裡無辜的青春莫名地消逝…她們每一個人的嘴巴都張的老大,雙眼圓睜..不知道自己的生命為什麼還沒成熟就已經結束…只有一個無情冷靜的兇手知道,是他把這十幾條無辜的女童性命殘酷地吸走,每每檢視這些照片,Hartigan都彷彿聽到她們從地獄的呼喊—“救救我們!Hartigan!!抓住Roark Jr.!這一切都是他幹的!"

是的,Roark Jr.(小Roark),權傾一切的Roark參議員之子,在Roark家族光輝的名聲之下,小Roark克制不了他那戀童的惡癖,肆無忌憚地綁架、凌虐、性侵害…最終殘殺了這些小女孩。家族的財力讓他可以請到各式各樣的人才,幫他毀屍滅跡的人才,幫他清理這一切的人才。"這些天才混蛋.."Hartigan早就懷疑小Roark是幕後的那隻黑手,但無論他多麼仔細、多麼聚精會神,他就是無法從尋獲的屍體裡找到任何一根毛髮、任何一枚指紋,因此他也就無法阻止小Roark的任何下一項行動。

但是命運女神開了一個玩笑,Hartigan就在警察生涯的最後一小時,竟然得知小Roark以及最近被他綁票的Nancy Callahan的最新下落。Nancy Callahan,11歲,又一個純潔的天使。Hartigan知道時間拖的越久,Nancy就越不可能活命。這最後一小時是他最後的機會,那惡徒就在觸手可及的不遠處,過去他總是抱怨自己的動作不夠快,無法拯救任何一名無辜的受害者,儘管現在他無法確認Nancy的生死,但這是最後拯救Nancy的機會…最後讓Hartigan自己贖罪的機會…..

“只剩一小時你就要退休了!"夥伴Bob在後面幾乎是用拖牛的姿勢拉住Hartigan,無論他怎麼好說歹說,就是無法阻擋像牛一般前進的Hartigan。雖然Hartigan表面上還是硬漢一個,但他也是一個將近耳順之年的老人了,而且別忘了那退休的主因–“Angina"(心絞痛),每一次發作時總是讓他舉步維艱、呼吸困難,每一口氣都彷彿是最後一口氣,而這六十年的光榮生涯可能在彈指之間便化為虛無…而這老不死現在還想去拼命!!"Eileen還在家裡等著你退休啊!"Bob希望Hartigan還能注意他還有個老婆在家裡…

Hartigan的腳步終於停下了,"唉,也許你說得對。"Hartigan好像有點動搖了,"我真高興你有點理智了…"不枉Bob說得口沫橫飛,他終於聽話了…"砰!"突如其來地一記鐵拳把Bob打倒在地,Hartigan心想,這樣結束友誼真是糟透了,我退休生涯的開始真是糟透了…Nancy Callahan…11歲,我想她應該已遭不測了…

終於到達情報指出的地點,門口有人看守著,Hartigan迅雷不及掩耳地打倒了他們,六十歲的心臟急速地跳動著,砰砰砰,這樣的心跳太快了,那不祥的痛苦從那跳動中散佈出來,砰砰砰,下巴…牙齒…手臂…胸部…他身上的每塊地方有節奏地一起震動,停下來…停下來…不能在這時候發作…迷茫的眼光掃到前方的大門…Nancy就在這後面…不能在這時候…

他試著唸著,"Nancy Callahan,11歲",是的,她正急切地需要我,我不必再顧慮什麼了,這次不用裝聾作啞,今天就要結束這一切,他不想再聽到那些天使在地獄的哀嚎了…

Hartigan拿著他那把大管左輪,忍住胸口的疼痛,用力撞開了大門…小Roark正在他的眼前!他正一把抓起nancy往後門跑,身旁的兩個保鏢向著Hartigan衝過來,Hartigan舉起左輪,砰!一個!砰!又一個!小Roark轉身過來開了一槍,擦過了Hartigan的右臂,只是皮肉之傷。小子,跑啊,我看你能跑到哪去。小Roark抱著Nancy跑向倉庫外的碼頭甲板,他無路可退,Hartigan一步一步跟了上來,在黑夜中只看得見他的雙眼與十字傷疤,如鬼魅般地慢慢接近。

“你看看你!你正在流血!你那麼老了!你連那把大左輪都舉不起來了!"小Roark已經被被這衰老靈魂的頑固給嚇得語無倫次,"我當然可以。"Hartigan砰的一聲往他頭部方向開槍,那顆子彈把他的左耳給帶走了,小Roark潰然坐下。"Nancy,妳不需要看到這種場面,把眼睛摀起來。"Hartigan對在旁邊發抖的Nancy說著。躺臥在地上的小Roark突然向Hartigan開槍,子彈劃過Hartigan的右肩。小Roark啊…你的槍法真是有夠爛,根本傷不了我。"我得取走你的武器…"Hartigan的大左輪又發火了,打中了小Roark的右手腕,他的右手還握著槍,但兩者一齊應聲飛往不遠的地上。Hartigan走到小Roark的面前,看著他的胯下,這玩意到底造了多少孽呀…"我得取走你的武器…兩把都是…",Hartigan瞄準了…砰!

接著有一聲巨雷在Hartigan的背後響起,他感覺到這雷好像打穿了他的背部,迅速地傳來一陣燒灼的刺激。他看著面前因劇烈痛苦而扭曲的小Roark…不,不是他,某個混蛋在我背後開了槍,這是我警察生涯的最後一天…我退休生涯的開始真是糟透了…他聽到背後那人說道:"他媽的,Hartigan,我警告過你了。"…唉…這樣結束友誼真是糟透了…Bob…

“看在老天份上,拜託你,不要再掙扎了,這樣下去我可能非得殺了你才行。快坐下!Hartigan!不要動!"Bob手上的槍正冒著煙,但Hartigan沒空管中槍的事,沒空管Bob背叛的事,他必須讓Bob繼續開口說話,拖延時間,他一定得撐到警察到來,這樣才能確保Nancy的安全,"Nancy..快跑…快跑回家去吧…"Hartigan顫抖地說著,"小女孩,不要管這個瘋子說什麼,妳呆在這裡不要動!Hartigan你也是!"Bob斬釘截鐵地大吼。

終於,他聽到警鈴的聲音了,再幾秒鐘…Nancy就平安了…他掙扎著慢慢彎下腰,趁著Bob沒看到的時候,掏出綁在腳上的槍…砰!砰!砰!Bob的速度更快!他在Hartigan身上開了三槍…沒關係了…Nancy平安就好了…他用最後的力氣睜開眼睛…眼前是睜大眼睛看著他的Nancy,瘦小的Nancy。她在Hartigan的面前跪了下來,用她的小手摸著Hartigan的手…Hartigan的臉…好像這樣可以解除她救命恩人的痛苦…最後她躺在Hartigan的懷中,但是Hartigan已經閉上了眼睛,這很公平,一個老男人死了,一個小女孩因此活了下來,這是一場公平的交易。

等到Hartigan睜開眼睛時,他以為他已經到了地獄,但他還活著,還躺在病床上,身體插滿了針頭與管子,活像被實驗的白老鼠。不只如此,整個世界都變了,根據英勇擒敵的Bob警官描述,警界的鐵漢Hartigan原來是這一切事件的元兇,他們在他自己的東西裡發現了一堆物證,足以證明Hartigan殘酷地性虐待並殘殺數十名女童,法院經過審判無誤,Hartigan等到康復之後就要入獄服刑,Hartigan一句話都沒說,再次閉上了眼睛。

等到Hartigan再度睜開眼睛時,一個瘦小的小女孩站在病床前,那是Nancy,她憤怒地向Hartigan抗議著,她試著在法院上作證小Roark才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但是她的父母禁止她發言,她告訴警察這些事,也沒有人在意她的說法,她試著替Hartigan向這個世界爭鬥,但是她的力量太小了、聲音太小了,只能眼睜睜看著Hartigan被定罪…

其實Hartigan心中明白,這邪惡的力量太巨大了,要反抗它是不可能的,連他自己都沒料到Bob也是他們的一夥,才害得自己今天走到這步田地。現在Nancy沒事了,她能平安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試著去說出真相,天知道Nancy哪天會被發現死在某個不知名的地方。他變得怎麼樣都不要緊了,這整件事都過去了,他必須讓Nancy死心,再如何追查都只會讓她陷於更危險的境地,回去吧,別再堅持了,瘦小的Nancy。

Nancy雖然瘦小,但意志卻驚人的堅定,她決定一周寫一封匿名信給他,直到永遠,這是目前的她唯一能做的事情。走出病房的最後一步,她回頭看著病床上插滿管子的Hartigan,說出了她心中深藏已久的一句話,"I Love You.",隨即轉身走向那殘酷的世界。

Hartigan接下來的退休生涯,跟別人的退休不太一樣,那彷彿一場一直墜落至地獄的漫長旅程,他被拷問、鞭打、痛毆,所有人全沒當他是個老頭兒。最後他終於落地了,落到地獄的最底層–終身單獨監禁。

八年過去了,Hartigan從一個受人敬重的警探,變成一個被世間唾棄的孤獨囚犯,但這不要緊,什麼唾棄什麼不屑都是在這四坪見方的牢籠以外的事情,在這房間裡,只有每週來自Nancy的信可以讓他感覺不再孤單,八年來每個禮拜四,瘦小的Nancy從不放棄,用信來代表她對他的信心與鼓勵。但這個禮拜四不太對勁,他一早就興奮地起床等待她的信,但直到黑夜都沒收到。下個禮拜四也沒收到,下下個禮拜四也沒收到。


囚禁Hartigan的隔離牢籠,他在這度過了孤寂又甜蜜的八年。

是她出事了嗎?她還好嗎?兩個月過去了,一封信都沒有,難道是那邪惡力量終於發現了Nancy所做的事?難道它們抓住了她?還是…

Hartigan突然仰天怒吼"這是當然的!你這笨老頭!"…我太笨了…我太笨了…我真是可悲的老頭…這問題的答案你不是早知道了嗎…她早忘了你了…八年了…每周不勤不懈地寫信…她累了…她不想再理你了…你還在祈求奢望什麼…你注定永遠孤單…永遠孤單…Hartigan蜷曲在地板上,動也不動,彷彿一具死亡已久無人理會的乾屍…不知道過了多久,Hartigan突然驚覺房裡還有別人,他迅速地跳起來,轉身一看,有一個全身黃澄澄的人坐在那裡。

他的耳朵是黃的,眼睛是黃的,牙齒舌頭是黃的,他肉體的每個部份都是黃的,而且是那種不自然的鮮亮黃色,Hartigan懷疑他是不是剛剛跌到黃色油漆槽裡去了,這是什麼玩笑嗎?那個黃色傢伙不但看起來怪,身上還散發一種臭味,像是壞掉的肉與腐敗食物的味道,像是夏天的屍體在垃圾袋裡發臭的味道,那臭味刺鼻無比,讓Hartigan忍不住想吐。

突然那傢伙衝上前揍了Hartigan重重地一拳,把他打倒在地,Hartigan感覺整個頭都要被他給打爆了。他媽的,你這黃色混蛋,當Hartigan好不容易抬起頭來,卻發現他已經消失無蹤,在他站的位置只留下一封信,那信封的樣式跟Nancy寄過的信一模一樣…難道…Hartigan顫抖地拿起信封打開來,裡面沒有信,但有一個軟軟的東西。

某個軟軟的東西,某個原本應該是連接在人身上的東西,某個原本應該是十八歲少女會擁有的東西…那是一根年輕女性右手的食指…Hartigan不願想起她…但Nancy瘦小的身影迅速地在心上浮現…她…今年十八歲了…

Hartigan感覺身邊的空氣一瞬間被抽空了,它們終於抓到Nancy了,它們從我身上得不到的報復如今降臨在Nancy身上,我可以想像它們咯咯地笑得樂不可支,它們正大聲地嘲諷著我,它們一直以來希望我痛苦哀嚎的目的已經達成了,我哪裡也不能去…他的嘴巴就像那些被害人一般無力地張著…他感覺乾涸的喉嚨裡好像有火在燃燒…"Nancy…Nancy…"…空盪的牢房迴響著Hartigan的囈語…"Nancy!!"Hartigan發出了不成音調的叫聲,跪倒在地板上,一個瞬間衰老的孤獨幽魂在地獄底層狂哭。

那個黃色混蛋是誰?Nancy是否真的遭遇不測?這背後的主謀又是誰?這一切將在這個彷彿永遠下雪的冬季一次揭曉。

角色介紹:

1.John Hartigan / Bruce Willis

如果說到世上最有名的警察,也許地球上有三分之一的人會回答Bruce Willis / 布魯斯威利,但在他最有名的Die Hard / 終極警探裡,布魯斯威利也是一臉衰樣地去飾演這個警探,他的角色從來不是一個洋洋得意的成功者,也許這樣的失敗英雄才是他讓觀眾喜愛的最重要因素。這種原因之下,讓他來飾演Hartigan好像是一個再完美不過的選擇,Hartigan是一個曾經輝煌的英雄,他有著終極警探對正義的堅持,但更重要的是,他從至死方休地保護Nancy,到為了她歷經八年的孤獨,再到不由自主地愛上這個可以當他孫女的小女生,要讓觀眾看見十字傷疤(請不要想到什麼軟弱的失敗拔刀齋)背後的柔情,布魯斯威利必須得非常投入這個角色,才能把這個愛情故事詮釋地很好。

…印象中布魯斯威利好像並沒有演過什麼很好的愛情電影…但是看到他拿著那把大左輪的模樣,雖然看起來不夠老氣,但還真有些Hartigan的硬漢氣氛。
(話說布魯斯威利最近表現一蹋糊塗,竟然還可以吃到Jessica Alba…真他X的…)

2.Nancy Callahan / Jessica Alba

Nancy在Sin City全套漫畫裡,在這所有充滿男性陽剛氣氛的故事當中,也許可以算是最美麗的女主角,因為當她在Katie’s裡跳著她那牛仔之舞,全身上下只穿著那雙高筒馬靴(沒錯,她什麼都沒穿,所以電影裡竟然東包西包的讓我很憤怒),來回揮舞著疆繩,香汗淋漓地跳著,我敢保證全Katie’s裡的男人全都不敢呼吸,如同忘記了時間一般…眼直直地看著台上的她,Marv跟Dwight都曾經在台下看得口水直流,在她面前這些硬漢馬上變成軟趴趴的爛泥,稱Nancy是Sin City最佳女主角,當之無愧。

可是在"That Yellow Bastard"裡,我們看到她小時候的不幸遭遇,以及那股面對邪惡仍然堅持的勇氣,連我都不由得更加喜愛這個漫畫人物。故事裡這些勇敢的舉動,讓她的美麗超脫於漫畫格之上,這是一個堅強的女孩子,她的內在與外在同樣美麗,誰不希望她跟Hartigan這段不被世俗接受的戀情開花結果呢?偏偏事與人違,在Sin City又有誰能夠擁有好下場呢。想到這點,就更令人心疼"水人沒水命"的Nancy了。

Jessica Alba就像是抽到了好萊塢的大頭彩,今年突然地大紅大紫,雖然她青春洋溢的外表早就被很多觀眾喜愛,但過去沒拍過什麼賣座強片,可是光是今年一年,4/1上映的Sin City、還有七月上映的漫畫超英雄大片Fantastic Four / 驚奇四超人,接下來還有潛水動作片Into the Blue,好像突然躍昇一線女星一般。Jessica Alba身材火辣,臉孔卻有如天使般的純真,就這點上還真蠻適合演出Nancy這個紅牌舞孃,期待她在影壇有更好的發展。

3.Yellow Bastard / Nick Stahl


嘿…老兄…你平常都在吃什麼鬼東西啊…

這個黃色傢伙可以說是近期最詭異的電影角色之一,他全身都是很怪異的鮮黃色,甚至連血液都是,看起來怪之外聞起來還很臭,他不用作任何事,任何人就會對他敬而遠之了,卻沒想到這個怪胎可是看起來不算醜的Nick Stahl飾演,可以看出他跟伊利亞伍德一樣,都想擺脫外表與舊有形象的束縛,痛快地演出他們沒嘗試過的角色,這個Yellow Bastard真的是Bastard到了極點,對Nick Stahl來說這可是一個巨大挑戰。

在Sin City這些故事過後,我們淋過了贖罪與悔恨之雨,也看過了為復仇與友情而流的鮮血,最後天上降下的是漫天的大雪,潔白的雪代表的是浪漫,代表的是堅貞的愛情。也許每一個Sin City故事在獨特的黑色電影元素背後,都是一個獨特的愛情故事,Marv、Dwight、Hartigan這三個硬漢最終都是某種愛情的奴隸,他們的付出有些沒有回報,但都相同地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在這光芒底下,所有的邪惡與背德瞬間都消失殆盡,就如同"That Yellow Bastard"最後結局的這場大雪,它掩蓋了所有不堪的過去,掩蓋了所有痛苦的決定,掩蓋了所有噩夢般的邪惡,這是一場愛的大勝利,就連那些因愛墜落至地獄的幽魂,都要開心地露出甜美的笑容,誰說Sin City是個萬惡城市呢,在最骯髒的陰溝裡開出的花往往是最美麗的,這些背負著罪惡的愛之鬥士留下的足跡,讓Sin City牢牢地烙印在人們的心裡,直到永遠。

0 responses »

  1. 真讓人看得心花放,太好的三篇影評,謝謝!

    回覆
  2. 你的文筆 就跟這部電影一樣好
    雖然 我是因為要找萬惡城市預告片裡的配樂
    才找到這來

    真是又讓電影掉到一個新紀元
    看過就忘不了

    跟它的配樂一樣
    ps:這部電影就早之前就看了 最近 又去租了玩命快遞二 又聽到這耳熟能詳的配樂 狂找了一個上午 才跑到這來 我會成為你家的常客

    回覆
  3. 這篇真的寫得生動又有力量!
    過了三年再來看一次還是覺得很棒…
    所以就在我的blog引用了喔!

    http://www.wretch.cc/blog/lorilara/22788850

    感謝!

    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