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武士的一分] 守得雲開見月明,破鏡終有重圓時

Posted on

第一個休息的週末,自然是要輕鬆一下,好久沒在師大逛逛了,與朋友混在無憂無慮的大學生人潮中,擠著擠著也沾染點青春氣息。吃完飯信步走到水準,一堆書看得心驚,那本張愛玲的評論放在老位子,還是怕買回家辜負了好書,看了看藤澤周平的隱劍孤影抄,也是早就購入了擺著沾灰塵,回頭一見,咦?怎麼又一本隱劍….定睛一看,果然是隱劍秋風抄,想必是搭了電影順風車,這本武士的一分原著也速速上市了。心念一動,大家轉往長春,今晚就看了這部期待很久的"武士的一分"。

先說句離題的,說來諷刺,雖然出版社搭便車意圖明顯,但電影竟然全台只在長春一家播放,這真是莫大的悲哀,台中的朋友Be氏已經準備驅車北上觀賞,這種放映狀況對推廣電影或推廣小說能有多少宣傳功效,我感覺真是有如秋風一陣–悽涼啊。

這部電影我先前已做過介紹,關於劇情以及原作者藤澤周平的創作,此處就不再絮言,直接切入感想。
[武士的一分] 山田洋次與藤澤周平的世界
[武士的一分] 盲劍光芒裡的武士道精神

基本上我是喜歡這部電影的,雖然我已無法去全然客觀地批評山田洋次的電影,而且坦言本片與過去山田氏作品相比,即便是單與たそがれ清兵衛 / 黃昏清兵衛或隠し剣 鬼の爪 / 隱劍鬼爪相比,都有其可見的缺點,但是山田氏每每親手經手劇本的習慣,讓這部電影至少做到骨肉合一緊密相連,劇本故事與電影節奏循序有致,在四十頁的短篇原著之外,加上了合情合理的加長內容,使其達到兩小時的長度,卻又不會讓觀眾感覺到有一絲遲沓滯礙之感,我想這歸功於山田導演的豐富經驗,以及在有限演員的傑出演技下,所達到的成果。

(再來會有劇情洩漏,勢必會影響觀影感覺,劇情對本片有重要的影響,所以建議未觀影的朋友請三思)



主要演員加起來也不過約略十人,這其中還包含驚鴻一瞥的緒形拳,真正重要的戲份其實只在木村拓哉飾演的三村一家三口與坂東三津五郎飾演的島村藤彌身上,山田的時代劇裡,武打戲都只佔非常細微末節的部份,在兩個小時的電影中,完全是以文戲為重,也就是說,這四人之間的戲份可說是舉足輕重。不過先撇開主要角色,可以發現山田洋次擅長的庶民角色一樣在本作中露臉不少。像是身為三村同事的山崎與加賀山,在原作中只是負責交代劇情的傳話角色,但在試毒與後續幾場戲中,山田洋次的那種庶民幽默感讓這兩個負責耍笨兔槽的小角色,變得鮮活與討人喜歡。


山田洋次導演與檀麗現身宣傳

事實上,本片應該是山田的時代劇三部曲中笑聲最多的一部,不僅是山崎與加賀山的逗趣演出,在原作中無緣嫁給三村的以寧,在本片中也改為三村的叔母,除卻了她向三村告狀加世出軌,是出自於對錯失姻緣的忌妒緣故,而轉為好事歐巴桑的純喜感角色,要桃井薰這位老戲精來演這種典型人物絕非困難,她誇張的說學逗唱讓人印象深刻,就連密告出軌的一場戲,也可以在她退場時的搞笑演出而氣氛一轉,我真是見識到桃井又一次精采的演出。

不過要說到有趣,三村家的老僕德平絕對是最重要的存在,笹野高史原本就是山田洋次的愛將,在男はつらいよ / 男人真命苦與釣りバカ日誌 / 釣魚狂日記裡都有吃重的演出,他演出從主角喪父就在三村家幫忙的老僕人,對年輕主人忠心不二,對少奶奶敬重愛護,對這對年輕夫婦來說,他站在長者慈愛的角度,用他沉默的付出去表達對這個小家庭的深厚感情,這樣全然的庶民角色,可以說完全體現了山田洋次的創作理念,他就像我們認識的鄰居阿伯大嬸一樣,讓人打從心底感到親切,當三村總是不客氣地大聲呼喝"德平!",他總是必恭必敬地答覆"您叫我嗎?",這簡單對話中並不像字面上有尊卑之分,而只不過是小孩對長輩的一種親暱招呼罷了。而山田氏豐富壯觀的映像世界裡,就是這些可愛可親的小人物,去建構了瀰漫濃濃人情味的"山田世界"價值觀,某種程度這也是現代人所希冀的古早時光。


德平,由笹野高史演出

真的很難相信武士的一分是檀れい / 檀麗第一次擔任電影女主角,更不可置信的是,這是35歲檀麗的電影處女秀,但是她過去15年來在寶塚札實的舞台劇與音樂劇經驗,證明她的確不是只靠著美貌而拿到了女主角地位,檀麗的確是太美了,她甜甜的嗓音與溫柔婉約的神態,完全是近年來最棒的日本古裝女性扮相。山田洋次過往的男人真命苦系列裡,每一集都要請到一位大美女出演女主角,就像007有所謂的"龐德女郎",這些大美女也可以被稱為"寅女郎"了(寅次郎是這系列男主角),而這次選中沒有電影演出經歷的檀麗,更證明了山田導演挑選"寅女郎"的眼光不俗。

但如果只是要找個花瓶,那未免太小看戲裡三村加世這個角色了。光以黃昏清兵衛與隱劍鬼爪而言,不,事實上以整個藤澤周平的小說世界來看,在所有女性人物裡,加世這個角色的複雜度,是非常少見的。而不只加世在原作裡有著劇烈的遭遇,在山田氏改編的劇本裡,更可以看出導演刻意地加重了加世的前後性情變化。


在寶塚擔任娘役(女性角色)的檀麗

小說裡並沒多提到三村失明前的生活細節,故事是從三村失明後,懷疑妻子在外有染開始,但是電影裡則是先交代了三村家的日常生活。此時的加世是天真活潑的,一開頭與三村的短短談話裡,有身為一個年輕妻子的動人之處。她對三村的依賴與敬重,表達在伺候三村吃飯的細節之中,當三村抱怨他的工作乏味無趣時,她對丈夫的軟言安慰裡透出天真不解的撒嬌意味。在此時,檀麗的表現非常地自然大方,我們可以信服她是一個無憂無慮的武士之妻,未來是充滿光明的。

但當巨變來襲,加世從聽聞丈夫不幸、餵藥、隱瞞病情、面對三村得知失明後的暴怒、家庭會議上的無助、熨燙衣服,在這幾段也是電影劇本多加的劇情裡,加世的天真無邪也漸漸蒙上了陰影,她的笑容逐漸少了,多的是憂心與不忍的表情,在劇情的幾個重點中,像是三村意欲自殺的一場戲中,當三村質問德平把劍放哪去時,加世轉而勇敢地頂撞丈夫,用嚴厲的言詞解釋把劍收起來的原因,講到激動處甚至以死相逼,她的憤怒化為哀傷終而泣不成聲。這個橋段裡,檀麗的演出雖略顯寶塚舞台劇的刀斧痕跡,但是效果十分流暢,在鏡頭前完全沒有生澀的感覺。某個程度上,檀麗飾演的加世,可能才是這部電影的真正主角,而在戲終落幕,每個觀眾可能都會不由自主地喜歡這個純真又歷經風霜的小妻子。

我想很多人對於木村拓哉要獨挑大樑這件事,抱持著不少的懷疑,但是山田洋次的選角確有獨到之處,如果今天是拍男人真命苦,那找木村來的確是不成體統,但是三村這個角色,在人物設定上原本就跟木村有著不少的雷同,他年少得志,卻又不甘於眼前的平凡,他很想做一番事業,可是受制於現實的大環境。木村拓哉已是不惑之年的歲數,但是那種年少輕狂的傲氣,在他的小動作與眼神中還是活靈活現。而在遭逢大難之後,雖然造型上塗了黑眼圈也留了鬍渣,不過真正鬼氣逼人的地方,還是當他決定與敵人決一死戰的時刻,命令德平前往遞挑戰書的一刻,壓低的聲音恨恨地說出對對方的怨恨,他無神的眼睛緩緩看著僕人,那種屈辱中帶著不甘的憤怒,在此處表現無遺,這也是我對他的演出印象最深刻的一幕。雖然木村拓哉在本片中傳達了多少演技這件事,因為戲份與角色的限制,我並不能給予很大的讚賞,但就與劇情的配合上,三村這個角色仍然十分稱職。

總體而言,比起前兩作來說,武士的一分並未超越黃昏清兵衛的中年無奈哀愁,但與隱劍鬼爪相較,我是比較喜歡這部電影的。它並不是只探討一段想愛卻不能結合的苦戀,而是一個原本美滿的小家庭遭到了崩壞的危機,就像山姆畢京博的名作Straw Dogs / 大丈夫一般,但它少去了妻子屈辱的剝削劇情,也少去了丈夫復仇的血腥暴力,更多的是,屬於東方沉穩精神世界裡,對於責任的不移堅持,原作裡最後的決鬥是一擊必殺,但電影裡最後延伸了壞人羞愧自殺的橋段,連這樣的無恥之輩,也懂得堅守所謂的"武士一分",此處可見山田導演,想要強調武士社會裡對於榮譽的重視之處。

而在大冤昭雪之後,在重獲榮耀之後,命題又回到了小家庭的格局,夫妻間的羈絆,"想要回到那個快樂的家"的期望,這樣堅強的愛更超乎於現世的世俗眼光之上,這部片如果只是探討一個武士如何取回公道,那不過只是另一部禮教殺人的通俗電影,這並不只是討價還價,與其說是伸張正義,打倒不公,不如說這是一段破鏡重圓的艱辛過程,但它最後的溫暖結局,才是真正能夠感動同為東方民族的我們,最重大的原因。

13 responses »

  1. 龍貓大~我可以轉貼你的這篇文章嗎~

    ^^

    期待你的回應~

    ^^

    彌勒熊敬上

    回覆
  2. 拊掌說聲好

    完全就是一整個深得我心的評論阿

    龍貓大,您的這篇文章我確實的收下了!

    回覆
  3. 小說已經看過

    電影還沒看

    爲什麼只有1家戲院在播阿!!!!!!!!!!!!!!!!!!!!

    回覆
  4. 打電話去發行商抗議😄
    夠多人抗議他們可能會考慮下南部簽一間
    (不過也要看戲院老闆的意願)

    回覆
  5. 這篇大概是我目前看到寫的最深入`最公允的影評吧?!^_^
    身為拓飯,我才看完一遍"武士的一分",今天下午要再去看第二次.您所寫的我大致上都同意,(真是不能同意更多),但是,對於拓哉的部份,我給的評價會比您更高喔.(這是身為拓飯的宿命^W^)
    多謝分享,寫出許多我至今無法寫出的部份~

    回覆
  6. 謝謝版主這麼精闢又細膩的剖析!

    真的很喜歡這部電影
    如果發行DVD,真想買回來再細細品味!

    加世的溫柔剛強,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的確可以說她是主角,實在太搶眼了

    看到檀麗的時裝扮相,有點不習慣(笑)
    還是覺得她比較適合和服,有種清麗脫俗的美

    PS. 希望這部溫暖的小品,可以到更多戲院放映

    回覆
  7. 個人覺得島田之所以不說出真相而自殺, 很可能是因為說出來也沒人相信. 有誰會認為拿到免許的一流劍士被一個盲目的下級武士所殺? 講出來既無人可信, 也是自取其辱.
    二來是因為藩主嚴禁幕士私鬥, 而且上級武士接受下級武士的挑戰, 可說是直接違反禁令, 很可能雙方都要接受切腹的處罰. 然而島田的家業與家名很可能還被連帶處分, 既然如此, 不如自己切腹來得痛快, 免得連累家族.
    再來一個疑點是, 斷臂的島田何以能夠自殺. 家老一旦接獲訊息, 斷臂的武士八成有私下械鬥的可能, 派人監視與慰問是一體的兩面. 更何況斷臂之島田在家人照護之下, 如何能夠拔刀自裁? 很可能是與家人商議之後, 作出切腹的決定. 有人可能會懷疑, 既然如此, 何以不在決鬥地點自殺, 還待回家後才切腹, 不是多此一舉嗎? 然而在當下, 島田是因為怕死才輸掉這場決鬥, 而且身受重創, 能否思索良多還是個疑問, 再來是他可能須要交待後事, 所以才回家後自盡.
    換句話說, 島田的自盡不太可能是武士的ichibun, 而是機關算盡後的決斷, 儘管是簡明果斷, 但與本片所言的ichibun有所差異.

    龍貓先生, 不曉得您的意見如何?

    回覆
  8. 這ㄍ跟 魔獸世界 “戰士的一分"有一樣嗎

    回覆
  9. 您好…請問隱劍孤影抄您有可能割愛嗎?…我知道這本書絕版了,我找了好久都遍尋不著,我很需要這本書,如果您肯割愛,我將會非常感激您…拜上

    回覆
  10. 您好…如果有幸找到…一定要告訴我喔…千萬拜託…..

    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