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書談] 世界是一片無邊無際的柔軟曖昧 – 姑獲鳥之夏

Posted on

如果現在談起京極夏彥,大多會說起他在怪物推理類別上的傑出表現,不管是姑獲鳥之夏、鐵鼠之檻、還是最新出版的邪魅之雫,全都是在標題上就大剌剌地打上妖魔鬼怪的名稱,似有替幽冥鬼界居民作傳的雄心。京極上節目談的是魑魅魍魎,寫劇本、寫遊記談的還是這些非現實的產物,就連他本人一年四季現身的造型,也是穿著很有架式的和服,手上總是綁著皮護手(就算不穿和服,這彷彿職業殺手專用配備的護手還是會戴的),一副現在馬上就要去除魔的架勢。要談起現今日本新一代的怪物導師,自從水木しげる / 水木茂以來,京極夏彥絕對是箇中翹楚。

但是,如果是抱著珍希獵奇的心態,或是吸收怪物新知的想法,來看姑獲鳥之夏這本京極夏彥的第一部怪物推理小說。奇妙的是,那也許會得到很大的落差。

(關於姑獲鳥的介紹,可參考[書談] 我們的孩子到哪裡去了?~神秘的奪子傳說)


這次獨步出版的台版採用原文文庫版封面,光封面就值得買!還有雖然海報上堤真一帥到不行但內容卻令人尷尬的真人電影版

怎麼說呢?在本書的前六十頁(台譯本),將近本書八分之一的長度裡,作為序章的部份但關於姑獲鳥的敘述只有短短的三頁,相反地,充斥著大量的心理學、腦神經醫學與量子力學的對話,想必讓不少初次接觸京極作品的讀者,慕怪物之名而來卻有入寶山空手之感。但是,只要讀者靜下心來細細穿梭在這宛如迷宮的六十頁敘述,便可以體會到本書之所以能夠佳評如潮,並奠定京極夏彥創作地位的獨特之處。


京極老師真是有夠威風凜凜(左為落語家春風亭小朝),連簽名時也是帶著護手,莫非那護手之下..!

京極並不是拿著怪物眾生當作吸引客人的搖錢樹,姑獲鳥之夏最有趣的地方,並不在姑獲鳥的驚人神通或是無邊法力上,京極一口氣把所有談到怪物時會面臨的議題全提了上來:虛幻鬼怪與實體現世的對比性、甚至傳說與傳說之間的區域文化差異性,更進一步地,科學與宗教的虛實比較、觀察者與被觀察者的對立、心理與生理的互相欺騙、客觀與主觀的差異假象,京極提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兩極辯論,試著對讀者與書中的主角關口巽進行一場思考上的革命,在我們誤認為平衡公正的普世價值觀之下,其實是由立場脆弱又偏執的猜想、推論、與情感所支撐著的,書中的偵探京極堂藉由妖怪、歷史、與邏輯的佐證,去揭露我們狹隘思考上的處處漏洞。

在那真實世界裡存在地兩兩對立高塔,其實是互生依存的共通生命體,”被觀測者是因由觀測者而存在的”、”客觀與真實之間其實是相對性的存在”、”腦與心彼此之間是互相欺騙猜忌的進銷存流程”,這些宛如咒語一般的奇妙文字,都是京極堂用來說服/洗腦我們的武器,而在他的殷殷舉證之下,理解毫不困難,心靈更如同享受了一趟精采的雲霄飛車之旅,好不暢快!

等等,而整本書的事件本身,至今都還沒開始呢XD!


各個角度的姑獲鳥塑像,好想買一尊回家…

當對立不再是對立,這對立之間的漫長距離便化為了一片無邊無際的柔軟曖昧。於是,女子懷胎二十月不分娩,醫院裡神秘的奪子傳說,泡在福馬林裡的蛙面嬰兒幻影,這些”不可能”成真的傳說,也變成了”可能”存在,甚至”真實”存在的事實。京極夏彥彷彿不厭其煩的老師,利用”久遠寺醫院嬰兒失蹤事件”為主的種種神秘事件,再度演繹這無邊曖昧的無數可能,而我們這些魯鈍的學生們,遂跟著迷迷糊糊的關口,走過一個又一個的謎題釋疑,見識了背後事實的最深謎底。最後才赫然發現,原來一切森羅萬象真面目,早在開場數十頁輕描淡寫中,開示完畢…

在這悶熱躁鬱的夏天夜裡,進入姑獲鳥之夏的精神迷宮裡避暑,無疑地是一場清涼到令人發毛的美妙旅程,探究戰後懷舊氣氛中的家族不堪祕辛,破除詭奇恐怖氛圍裡的妖怪傳說,找尋年少青春那段被封印的禁忌愛戀,當穿過了層層迷惘與懸念,我們都降落在那開闊的柔軟曖昧之上,那是我們自己的腦部表面,等著吸收更多的不可能,等著更多的好奇心準備發芽,閉上眼睛靜靜傾聽,彷彿那血色的姑獲鳥正輕輕地拍著翅膀,”惡巴流、惡巴流”的鳴聲從腦海深處傳來…

別怕,“這世上沒有什麼不可思議的事哪,關口”,因為京極堂這樣說著。


在本書裡關口第一次看到的姑獲鳥畫像,出自古書”画図百鬼夜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