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書談] 必須承認,我是個無可救藥的工程師 – iWoz / 科技頑童沃茲尼克

Posted on

在這個社會裡,找一份工作對成年人來說是很正當的責任,但要做什麼?經濟壓力的考量在現代似乎變成最大,甚至唯一的因素,而興趣則往往被忽略到最小的單位,這種情況甚至越來越常見,也許就是因為這個現實的思考,在過去十年間,電腦工程師變成一種門庭若市的行業,雖然在邁入二十一世紀的現在,由於電子商務的破滅與產業薄利時代的來臨,電子新貴也慢慢變成了墊子新貴,但是在當今的台灣,”我是一個電腦工程師”這件事在別的行業或一般人的眼中,還是有著某些殘存的貴族氣息。

所以有個有趣的思考,如果撇開高年薪的成分,有人原本的興趣就是工程師嗎?甚至說,鑽研技術會是某個人一生的志業所在嗎?

在這個行業我也接觸了八九年之久,我的同業或朋友中真有這樣的人,而iWoz / 科技頑童沃茲尼克(暫譯)這本書,不只是Steve Wozniak / 史帝夫沃茲尼克的自傳,更是這一種”生為工程師”族群的真實寫照。


iWoz原書封面與沃茲尼克近照

史帝夫沃茲尼克,談到這個人,大家最大的印象就是他與Steve Jobs / 史帝夫賈伯斯共同創辦了今日的蘋果電腦,這本書也不可避免地,用了一些篇幅描寫他們當年是如何建立了這個傳奇品牌,他又是如何黯然地離開蘋果,但就如他在書中也多次強調的,這並不是重點,這並不是一本蘋果歷史,這是沃茲尼克的故事,一本描述是什麼造就了一個電腦天才的書,我們看到這個人在巨大變化之下的情緒反應,以及身為一個工程師的責任、樂趣與精神。

所以從工程師這個角度來看,這也許並不是一本會讓普羅大眾都看得很順利的自傳,當他滔滔不絕地介紹怎麼讓晶片延遲圖像在電視上顯示的格數,可能很多摸不著頭緒的讀者會選擇跳過,雖然這本書裡他已經用了盡量淺顯易懂的白話,去解釋電子世界裡的森羅萬象,但是這樣的篇幅畢竟不少,讀者在踮腳跳過這些艱澀的術語之餘,大概也只能從他盡力簡化卻還是短不下來的技術篇章裡,感受他對純技術與邏輯的龐大熱情。

但如果撇開那些專有術語與輝煌歷史,這樣一個技術狂的傳記,對我們能有什麼啟發與思考?

在科幻電影裡常常會看到一種刻版腳色,在故事裡那些狂暴的科幻怪物背後,總會站著幾個對眼前慘狀手足無措的始作俑者–XX博士!他們通常都戴著厚重的眼鏡,身上一襲沾滿不知是油污還是血污的實驗白袍,也許手上還會拿根正在冒泡的試管,但除卻這些外觀刻版想像,他們的共通台詞往往是,在他們鑄下滔天大錯後,總會顫抖地說出:”我只是想創造一個更完美的世界呀!”、”我只是想追求科學的極至呀!”,雖然這些台詞根本一聽就是拙劣的脫罪藉口,但還好近年來的影視作品,往往會創造出一個更壞的心機角色,讓這些可憐的博士們淪為被利用的工具地位,也免於擔上大魔王的罪名一條。


卡通”德克斯特的實驗室”裡的主角德克斯特正是這樣的一位”XX博士”典型

“只是想追求科學的極至”這句話聽起來很空泛,但對沃茲尼克這樣的人來說,卻是千真萬確,當他對自己做出一個”藍盒子”(可以免費撥打任何電話的機器)而欣喜異常時,這對電話公司來說卻是實質的營業妨害,雖然他一定也享受到免費的蠅頭小利,但對他來說最大的喜悅卻是真的親手做出了一個夢幻作品,那種完成感與成就感,某種程度上是虛幻的,是獨立於現實世界之外的,只是很不幸地它剛好可以打個免費長途電話罷了,正如同千千萬萬的XX博士一般,很不幸地它變成了一個一百英尺高的怪物;很不幸地它一爆炸就會升起蕈狀雲。

我完全可以體會這種看來純然詭辯的心境,當我成功破解了某個付費網站,或是解開某個加密的檔案,想著我可能是全台灣第一個聽到這張專輯的人,我也嘗到了某種勝利的快感,但是這快感中除了獲得戰果的喜悅,還有相當成分的成就感,回想在破解過程中是如何地運用自己的能力,與一個又一個看不見的敵人作戰,克服了那些原本自己沒把握可以突破的難關,這是一場虛幻的戰爭,也是一場自己與自己的戰爭,這場戰爭兵不血刃,缺乏現實層面的真實感,所以我們根本無暇去思考,也許我們正真實地侵害了某個個體的權利,就像正在戰場中衝刺的士兵們,又有誰曾停下腳步想想,我們正往錯誤的方向前進呢?


年輕時的賈伯斯與沃茲尼克,1976年

於是關於科技極度發展的倫理思考便在此處產生了,我們能夠放任這些無責任的天才們亂搞既定的系統與機制嗎?相信可能成為潛在被害者的大家不會有人同意的,畢竟這種無道德檢驗的純粹技術鑽研,可能讓我們(包括這些XX博士們)一起陷入無法想像的悲劇大混亂裡,但在這本書裡,我們慶幸沃茲尼克只是賺了一點點電話公司的小錢,因為他並沒有對自己的心態有嚴肅的批判,反而把它歸於一種無害的惡作劇想法,也許有些衛道人士會覺得他的”惡作劇”太過分了,但也多虧了當年這些被惡作劇的白老鼠們,才讓他能夠順利地把技術提升到一定的水準,創造出蘋果這樣偉大的公司。

所以我無法去批判那些寫出超強病毒讓大家掃毒掃到死的人,或是想出超強Spam程式讓blog主砍留言砍到死的人,他們的行為很可惡,他們的心態也許帶著刻意破壞的負面想法,但也許他們當中有人只是抱著挑戰難關的想法,穿越重重的機關設計,只想留下自己存在的證據。面對這樣純粹的技術狂,一種同類相惜的想法便不由而生啊。因為我也是個不折不扣的技術狂呢。


賈伯斯(左)與沃茲尼克(右)與他們的結晶 – Apple II

所以身為技術狂的工程師們,這本書是獻給你們的,這並不是一間大電腦公司創辦人的自傳,這只是一段生來就是工程師的技術狂的自我剖白紀錄罷了。因為沃茲尼克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技術狂,所以他無法理解生為經營者的史帝夫賈伯斯為什麼總是喜歡搶鋒頭,他無法理解為什麼大家不能廣泛地接受Segway(一種兩輪行動代步工具),賺不賺錢對他來說不重要,在不在蘋果裡呼風喚雨不重要(儘管無可避免地有些怨言),當被他批判淪為嗜血商業競爭的現今電腦工業離他越來越遠,這位當代的電腦界傳奇,就像平凡的你我一樣,仍在執著等待下一個新科技的衝擊,仍在等待再度站上戰場接受挑戰的時機,仍在準備享受在純粹技術中鑽研的無上愉悅。

“有件事我非常確定:我註定要當工程師,設計電腦的工程師,寫軟體的工程師,講笑話的工程師,教別人東西的工程師。”
~史帝夫沃茲尼克,出自iWoz第八章”惠普,以及客串波蘭怪人”

(另外感謝遠流出版贈送本書試閱本)

廣告

2 responses »

  1. 龍貓,我要轉貼這篇文章到IWOZ的BLOG,可以嗎?
    應該可以吧?管你的,先貼再說!

    回應
  2. 引用通告: 【好書閱讀】科技頑童沃茲尼克 : 金錢時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