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放送

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07

這就是我上班的樣子~

Posted on

今天來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辦公室桌面。

左擁小此,右擁平野,這就是我平常的工作方式,前方電腦的MSN畫面是我跟凱洛正在送訊息,可以看到她送了一片密密麻麻的訊息,節錄如下:

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月薪小偷!

我不知道為什麼她會這麼憤怒,好奇怪唷~各位好孩子們不要學喔~


忘了提,這張照片是用小鳳拍的,然後透過iPhone的wifi功能用gmail寄到我信箱的唷~~~

那些傳說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結局…

Posted on

說實話,過去30天,大家都會問這個問題,“你為什麼要自討苦吃?"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就算我被悲哀傳說給拖進了各位看不到的巨大悲哀裡,現在我還是得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會來玩這檔我理應玩不起的遊戲囧。

所以在這個結束的時刻,就像克林伊斯威特在電影結局時,舉槍對著倒地的歹徒,要他猜猜自己槍裡還有沒有子彈一般。我一定要來好好地,細細地,有如刑求般地幹譙一下,因為悲哀傳說而引發的更多悲哀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30.永劫回歸的悲哀] 最後以「妳不覺得很悲哀嗎?」結束

Posted on

永劫回歸,這是吾友米蘭君的真實悲哀。

米蘭兄今年七十有八,是個家住法國的捷克人,他說這是世上最沉重的負擔(其實是已經死很久的尼采說的)。雖然米蘭君的書很有名,而且當年改拍的電影也很有名,但是沒看過書的我數年前看了電影,原本以為是春宮片結果被狠狠地給騙了,讓我懷恨至今。不過雖然米蘭君的東西讓我感覺"封面與內容不符",但他對永劫回歸的感受我是很認同的。

因為,悲哀的本質也是一種永劫回歸。


文藝青年老年米蘭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29.森林的最後悲哀] 所以,一期一會,在龍貓森林。

Posted on

沒有告別過任何人,也沒有交代任何遺言,只有留下一個臭不可聞的小房間。從六樓的窗戶,我跳下去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28.家裡蹲的繼續悲哀] 在妄想與現實之間無限輪迴

Posted on

怎麼可能會有人不想活?

生存是生物之所以為生物的最基本本能,很可悲的,自許為生物進化頂點的人類,卻可能是唯一會想自毀的生物。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27.家裡蹲的悲哀] 歡迎來聽家裡蹲的墮落自白悲歌!

Posted on

據說人類喜歡游泳,是因為潛意識想要回到母親子宮羊水裡的感覺,這個理由倒有點道理,否則連鰭與蹼都沒有的我們,幹嘛每次都得深吸一口氣,靠著我們貧弱的肺部,硬要前往一片不能呼吸的深處裡去呢?回歸母體讓我們有安全感、被保護感,我們可以不再煩惱外在的紛擾,不冷不熱無風無雨,待在那個小小暗暗的洞窟裡靜靜地飄浮,飯來連口都不用張,透過臍帶咕溜溜地吸收就飽了,只不過在媽媽的肚子裡,除了聽聽外界模糊的聲音外,什麼事也作不了,想想倒有點無聊。要是有一台電視就好了,要是有一台電腦就好了…..也許就是因為這樣,NEET族(Not currently engaged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或稱尼特族,繭居族,家裡蹲)就這樣"順應天理"地誕生在這個現代社會裡。有句名言說,No one is an Island / 沒有人是一座孤島,誰說的?透過網路這條臍帶,我們就能每天獨坐家中,連踏出家門一步都不需要,人人都在自己的孤島上快樂地生活,誰也望不著誰。

NHKにようこそ! / 歡迎來到NHK這套漫畫,我們以前在討論現視研這套漫畫時曾經提過,這套漫畫的主角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家裡蹲,描述他獨居過久後所產生的諸多妄想,對社會的失望,對現況的逃避,毫不留情地曝露家裡蹲的悲哀,儘管劇情安排了一個清純可愛到極點的女主角,想要把主角拉出家裡蹲的墮落生活,卻總是徒勞無功,甚至也懷疑起自己的存在價值起來了。家裡蹲真的如此悲哀嗎?他們又是怎麼過生活的呢?

今天的悲哀不是ABCDE子,也不是MNOPQ君,正是實際體驗過一年半家裡蹲生涯的悲哀先生自己。我在研究所的最後幾年,在那個家裡蹲這個名詞還未被發明的數年前,很不幸地墮入了家裡蹲的生涯不可自拔,甚至差一點就要蒙主寵召,想起過去那段荒唐的日子,我便格外地同情起目前仍在家裡蹲的諸君們。


NHKにようこそ! / 歡迎來到NHK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26.不成材孩子的悲哀] 東京タワー オカンとボクと、時々、オトン / 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

Posted on

我不喜歡親情戲。

我不喜歡親情戲這件事正反映了我現實的家庭狀況,18歲離鄉上大學後,我便稀少返家,一方面是因為東海遠在台中之故,一方面是因為學校的課業與工作太過繁重,到後來不常回家變成了一種習慣,看到親情戲總會刺激我是個不肖子的事實,所以我逃避似的不看,In the Name of Father / 以父之名是我最喜歡的導演Jim Sheridan / 吉姆薛立登的片子,不看;Magnolia / 心靈角落裡湯姆克魯斯的橋段是我最討厭的部分,但那並非是阿湯哥的緣故;我甚至連Little Women / 小婦人都不太喜歡,只有像看到花與愛麗絲這種電影時,才會一個不小心被不預期出現的父女橋段刺個正著。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親情戲極不好拍的緣故,肥皂劇裡每天都在搬弄的父子恩怨,母女情仇,宛如公式般地一直刺激著我,食之無味的狗血已經變成了彈性疲乏的司空見慣,"親情戲不過如此",我也不想再沉浸在這種廉價的眼淚裡了。

所以當片商捎信邀我看東京タワー オカンとボクと、時々、オトン / 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時,我心裡的掙扎可想而知。但與其說是逃避,不如說是一種挑戰的心態,我想看看,在這個古今往來已被搬演過無數次的題材裡,這個故事有何新鮮之處?

看完走出戲院,意欲挑釁戳破原著賣座神話的念頭,早已在劇情中消失不見。我忍不住打了通電話給媽媽,明明明天就要家族聚餐的,今天的電話也沒說些什麼,媽媽一直說著好久不見了,明天終於可以看到我了。

我沒有哭,只是有一種鬱悶與沉重在心中徘徊,我想,這也許就是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想要說的東西,這並不是一個光怪陸離的母子相處故事,他們的家庭也沒有什麼多特別奇異之處。這個故事,只不過是妳媽媽的故事,以及我媽媽的故事,以及我們這些不成才孩子們的故事罷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