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10.工程師的悲哀] 充滿不公平視線的畸形世界

Posted on

(請注意,以下所有與真實相關之人物與團體皆經過假名處理,請勿過度猜測)

這是吾友P君的真實事件。

P君從小家住高雄,念了很多書很用功,考上了好高中,又念了更多的書更加用功,考上了交大,最後順利地進入了交大工科研究所。也許小時候爸媽曾經告誡過他,"先念書,考上高中就可以去玩了"、"考上好大學以後,再交女朋友吧",會有這種想像一點也不奇怪,因為P君的求學之路十分順遂,相同地,他的感情之路也是一片空白,在讀書準備考試之外的唯一嗜好,還是脫離不了念書。就這樣,在研究所畢業服完兵役之後,一個典型台灣進士教育下出廠的新成品正式進入社會,正如千千萬萬個台灣工科學生一般,而他的頭銜正是學以致用的,工程師

經過了社會幾年歷練,P君也從工程師慢慢地晉升到了高一點的職位,工作經驗豐富了這位資深工程師在專業上的領域,雖然不能誇口自己是這領域的強者,但是從工作中學習的思考與能力,也讓他有了充分的自信,至少自己內心不會愧對"資深工程師"這個職稱。又過了幾年,春風終於也吹到了P君身上,有了一個可愛的女朋友,而且論及婚嫁。但P君卻在此時對工作起了倦怠之感,不是因為自己對電子業失望,而是他對目前老闆的做事態度有著相當的不滿,在屢次溝通無效之下,P君遂起了不如歸去之心,想要另求明君,往外面的世界尋求發展。

沒想到這個決定,卻讓他面臨到一場意想不到的折磨。


P君本日的憂鬱

P君出社會之後就到台北發展,但是以台灣電子業的現況來說,竹科才是電子業的大本營,藉由竹科廣大的腹地與政策鼓勵,多少電子業在這裏生根茁壯,台積電、力晶、思源,電子業裡的不同面向都能在這裡有自己的天空,也許對P君來說,竹科才算是他真正能夠有所發揮的場所。這裡的百萬年薪對婚禮資金是一項很大的助益,加上自己在新竹求學的幾年生活經驗,離職之後的P君,一開始就鎖定前往竹科找尋新工作。

不過因為家住台北,P君才剛開始新竹的面試,就嘗到舟車勞頓之苦,但是由於P君的第一份工作並沒有經過面試,所以像這樣到一家家廠商那裡與對方面談,對P君來說也是一次新鮮的經驗,尤其在台灣人力極其不平衡的電子產業與資訊產業,人才的快速流動一直是非常常見的狀況,在科技產業來說,在一家公司待到兩年以上,除非是為了等待股票到手,否則就代表也許你有著在這裡落地生根的想法,好像誰都是抱著且戰且走的想法,撈到錢,閃人先,而站在公司的角度,似乎並不如想像中的緊張,因為科技圈實在太小了,人才就在這小圈圈裡流來流去,公司只要打開104的徵才廣告,自然就有像P君此樣的應徵者出現。就這樣,面對畸形的台灣科技業現況,公司不擔心員工更不憂心,就在一團混亂中這環境遂繼續以怪異的姿態生長下去。

P君在不同的面試中獲得了另類的滿足,因為每家公司都給了他如此完美的遠景,員工分紅,年度旅遊,樣樣不缺,不過P君也隱隱地感覺到這其中的雷同,在這麼完美的介紹背後,每家公司總是多少迴避了最重要的事沒講,就像打破花瓶的小孩子,努力揮舞著雙手不讓媽媽看到自己背後的花瓶碎片,不久,P君也開始厭煩對方每次開場總會說的"您的履歷真是太適合本公司了","以您的能力一定能在本公司有不錯的發展",漸漸地,P君有了一種思考的假象,好像找工作完全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只要打開自己的履歷,每天就可以收到數百封有如求婚花束般的邀約,而他就像高塔之上的公主一般,只要隨心情去選擇看得順眼的求婚者即可,“原來是我挑工作而不是工作挑我啊!"P君對我發出這樣的感嘆過。

但P君忽略了這是個不平等社會的事實,而這在他前往一家台灣排名前三大之內的電子廠應徵時,才赫然發現這難堪的現況。

A廠的面試一開始,主管劈頭便問到,"請問你的大學成績如何?"有點摸不著頭緒的P君不知如何回答,自己雖然是名校出身,但學業成績也頂多是中等以上,更重要的是,以他已工作數年的經歷來看,不是應該先問問他工作的經歷為何才對嗎?情況出乎意料,在P君有點信心不足的回答之後,主管問的一連串問題全是關於他那遙遠的大學求學過往,"你有拿過書卷獎嗎?"、"你大學這科成績這麼低,代表你對這科能力很差嘍?"、"你是直升本科系的研究所嗎?"P君的腦中瞬間飛過幾個模糊的回憶場景,就好像考試時發現自己準備的全不在試卷上,P君昨夜整裡的工作記錄,此刻被無情地擱在旁邊,而眼前的主管,似乎只著眼於他在大學的點點滴滴,而非這幾年他認真鍛鍊的工作能力。

事實上P君算是幸運者,在竹科的幾間大廠裡,似乎還有著所謂的“名校思維",P君能夠順利進入面試,對很多次級國立大學、甚至私立大學畢業生來說,已經是可望不可即的龍門了,許多優秀的畢業生,儘管他們在學校裡就已交出了不錯的成績單,但在嚴酷的電子廠面試裡,似乎不是台清交的學生就連面試的資格也沒有。而電子大廠們也有自己的一套說詞,以激烈的商業競爭來說,他們想要在台灣、甚至世界的商戰上存活,當然有權力雇用最優秀的學生。這樣的說法P君也找不出反駁的理由,只是他想起了在學時的一些朋友,成績也不頂好,但就因為台清交的黃金招牌,甚至是電子廠內的學長學姐提拔,就能夠順利地進入人人稱羨的電子業界,忘我地吸取這棵大樹的甜美樹汁。

更糟糕的還在後面,從主管忙不迭地的面試裡,他不時地發現主管眼中那一絲冷冽的輕蔑,這輕蔑似乎並不來自對P君能力是否低落,從後來在A廠裡的朋友轉述,原來再過幾個月就是A廠發股票的時機,而如果P君現在能順利進入公司,等到了那時候,他便可以分得一定比例的股票,即使雖然P君可能尚未對公司有所貢獻,但根據現行的公司規定,他還是可以領到自己的那一份。據說這位主管一到每年這個時候,總會懷疑這些來面試的求職者,只是為了分一杯羹的淘金客罷了,對他們自然沒有好臉色看。

P君當然不是不愛錢的清高之士,能到竹科來領取高薪當然是他當初考慮回新竹的因素之一,但他並不把金錢放在考慮工作的第一順位,與悲哀先生相反地,P君還算是對工作有著職業熱忱的人,我很多次都瞧不起他那以理想為上的工作態度,每每都提醒他要向錢看,沒想到這次面試卻遭到如此的眼光欺凌,P君心中有多不好受真是可想而知。

雖然說換工作是台灣科技業的群體運動,但如果在"我現在不能換工作"之後,加上"因為我下個月就發股票了"這一句,大家馬上都會投以認同的眼光,說不定還會順口稱讚對方公司的股價最近表現不錯。股票,這個全台灣上班族,不,應該是全民最熱中的運動之一,在能夠直接藉由員工分紅方式領取技術股的科技業員工裡,當然是必修的一門社會新學問。大家的電腦上除了MSN,旁邊還要擺個最新股市走勢widget才in,中午吃飯先聊聊最近8076走勢如何,明年9945可能會一路長紅,回家後沒事就鎖定非凡頻道,或來個"老謝看世界"了解一下。想當然耳,面對台灣社會如此積極參與股市,對社會新鮮人來說,更尤其是科技業新鮮人來說,選一家會發股票的公司,而且是一家會發賺錢股票的公司,其重要性遠遠地高過其他因素,興趣?那股價高嗎?

P君試著問了一些專業問題,像是"你們目前作的IC面積多大"這種悲哀先生根本聽都聽不懂的問題,但都換來尷尬的沉默,對方不是支吾其詞,就是顧左右而言他。P君心想這也許是貴公司的商業機密吧,又問了一些無害的技術問題,但也頂多得到一兩句的回應,想起剛剛大學學歷之討論熱烈,還有幾句股票笑話中掩蓋不住的刺探,P君心中不免有了淡淡的悲哀。

“悲哀啊!我對這個畸形的電子產業感到悲哀啊!"P君如是說。

這些彷彿信奉亞利安主義的納粹軍官般的主管們,難道在人生的道路上都沒有被這樣的歧視過嗎?這些拿著書卷獎戴著金框眼鏡打著領帶的優秀份子,難道從來都沒被別人當面發過卡嗎?P君突然在內心響起了如此平民階級的抗議,他在表面上沉默不語地結束了這次面談,回來後他問我這樣的問題,我一樣沉默不語,甚至連悲哀的力氣都沒有了,因為我也身在這個悲哀的輪迴之中,而且,電子業已經算是台灣科技產業裡比較有發展的了,即使裡面充斥的亞利安主義與拜金主義的鄙視眼神。但資訊業?軟體業?那更是一個吃人不眨眼的世界,那是窮公司壓榨窮員工的悲慘世界,甚至還是一個政府拼命畫大餅而所有人沒信心的空虛世界。P君!你別悲哀了!悲哀就留給軟體業吧!

38 responses »

  1. 現實社會總是讓人悲哀的啊T_T

    回覆
  2. 這一直也是我覺得台灣很悲哀的一個地方
    在台灣, 當然是不只有台灣啦, 很多已開發國家大多是
    社會在看人好像通常是以學歷取向, 所以你是不是台清交畢業, 有沒有拿過書卷獎對一個人以後的職場生涯就非常的重要
    曾經參加過一個企業競賽, 裡頭主辦的廠商研X的董事長就說
    他在應徵一個員工, 這員工的人格特質肯定是他首要考量, 學歷是其次
    偏偏, 在他那家公司, 你若不是台清交畢業的, 你可能連面試的機會都沒有
    所以當他講這句話的時候, 我很想衝到講台上跟他說 “你放屁!"
    很多時候, 會讀書不等於能力強吧?!
    有幾個面試官看成績單的時候會去看"德育", “群育"這些個欄位的?

    好吧~ 或許我只是在為我的成績差找藉口 :p
    反正我也不想進那些所謂的台灣排名前三大!

    回覆
  3. 你別悲哀了!悲哀就留給XX業吧!

    回覆
  4. 你別悲哀了!悲哀就留給XX業吧!
    — 將成為台灣熱門標語
    (上一則留言好像有些沒出現…不好意思..再寫一次…若有重覆或礙眼…請版主自刪..悲哀呀…)

    回覆
  5. 我就在這悲哀的產業中阿,最悲哀的,是從今年就不發股票了阿…
    台清交,又如何,還不是成為科技新貧,
    你別悲哀了!悲哀就留台清交給吧!

    回覆
  6. 龍貓君說得好,身在遊戲業,每次和別人講到這種話題,我們也只能自我嘲解的說
    公司內部的豐富遊戲動漫資源,是我們薪水的一部份啊

    悲哀啊…

    回覆
  7. 沒想到這次的悲哀真的這麼悲哀。*肅然起敬*

    回覆
  8. 隨手打開地下網路硬碟,就有成千上百的動畫、電影可看,我一點也不覺得悲哀啊!這不就是我理想中的工作環境嗎?

    回覆
  9. 電子業,甜美的樹汁?
    有些電子業連樹皮都沒有勒…
    其實我也想過這樣的問題,讀電子,電機科系的確實比別人容易找工作,
    那讀其它科系的都跑去那找工作呢?

    回覆
  10. 這篇是商周的邀稿嗎?

    回覆
  11. aaaaa也是在遊戲業工作的?
    吃驚

    回覆
  12. 很多公司主管都講得很好聽
    實際上都馬是個屁
    之前去面試也經歷過這樣的例子
    還好最後決定走本行
    室內設計應該不挑學校吧~
    能力可以後天培養
    反正我也進不去前3大…Orz

    回覆
  13. 龍貓大寫這篇實在太悲哀了,小班從十年前出社會時就在軟體業工作。每每看著工程師們領著卑微的薪水,做著時間與心力不下於電子業的工作(甚至更多)時,就為他們與我自己感到悲哀。

    尤其每當親友聚餐,大家知道你在某資訊公司上班時,都會七嘴八舌的問:哇!公司很賺錢吧?股票領很多吧?是科技新貴好棒呀!

    那時我除了臉上帶著尷尬的笑容,心裏完全在大喊著:我們資訊軟體業不是那些賺翻了的電子業呀!!!

    所以小班早就看開跳槽,不再做工程師,也不再進資訊業了!

    回覆
  14. 伊卡魯斯

    敝公司的面試是…

    “你信基督教嗎??"

    回覆
  15. 我第一份工作的面試是
    老闆偷偷把我的名字拿去算命
    這才是決定我能否進入該公司的關鍵

    回覆
  16. 不管是在那種界,這些思維幾乎都一樣!
    在名校,似乎連送公文的小弟、掃地的工人都得是名校畢業一樣。
    在科技業,沒有台成清交就好像不是員工一樣。
    其實他們解決工作上問題的能力……………….還有待商確吧。

    (某科技大廠日文線專員叩門磚首先需要英文能力,之後日文說的鴉鴉嗚的也不在少
    數、留下一堆問題;幫你擦屁股的人幹的要死)→某名校畢業的

    所以我現在跟本不想進什麼前百大行業,我只是專心做我的工作。

    回覆
  17. 看到這一篇悲哀的文章,讓潛水多時的我也忍不住要浮上來回應了。

    軟體業和電子業我都待過,因此這篇多少會有心有戚戚焉的體認。
    很幸運的,軟體業我只待過半年(最後是因為老闆跑路才離開),不然我的陽壽會去了不少。曾經有一位老前輩語重心長的跟我說:在vendor side混沒有什麼前(錢)途,還是到 user side去混吧。(註1)

    因此之後就去混了電子業。收入是多了一點,但悲哀的是,以一個次級國立大學的學歷,是不太容易進入什麼排名前三大的企業,雖然有拿過股票,但也不過是不到一個月薪水那麼多而已(因股價太低),因此當別人在稱羨電子新貴時,心裏總不太是滋味。

    當然我知道自己努力的不夠多,不該怨尤人,但當看著別人只因為公司賺錢,在大傘的庇佑下(估且不論這裏面他有多少的貢獻),就能坐擁百萬年薪,馬上就能完成買房,結婚等人生大事,總是不免吃味。

    鄉親啊! 各位次等工程師還是要加油啊! 雖然人各有命,富貴在天,還是要努力的去尋找各自的春天啊(灑淚中…)

    (註1.) 走資訊這條路,有二大方向,一個是Vendor side,專做軟體開發,可以說是一種服務業,另一個是User side, 比如說像工廠、銀行等等,裏面的資訊部門)

    回覆
  18.   這篇小說寫得讓你覺得很悲哀嗎?抱歉,那只是千分之一的悲哀。
      到我的部落格來看看吧!讓我告訴你工程師是個多麼不人道的職業。

    回覆
  19. 1.這個世界只有沒背景的才要面試.有家世背景的人通常不玩這種遊戲的.
    2.有名校情結其實很正常.就好像"麻瓜"生的孩子即使變成魔法師還是會被取笑.
    3.職業熱忱和待遇往往是不能拿來比較的.如果真是這樣,看到全國的同胞爭先恐後地要當老師,那我們國家的教育真是有希望了!!!

    回覆
  20. 我能不能抱怨說 P君已經是台清交資訊系之流的就應該要偷笑了….他的世界只是有點歪歪的….>

    回覆
  21. 伊卡魯斯

    名企業想要名校背景的人才
    就像名校背景的人才也想要應徵上名企業一樣…
    名企業不想知道你對這份工作的熱忱,就像你也對公司的遠景沒興趣一樣
    你在乎的也不過是薪水待遇與福利…
    名企業對名校本來就是很匹配的啊(Y)
    工作在這個社會上本來就只是藉以生存的工具,不是什麼自我實踐的碗糕
    —>難道諸君加班時很高興的跟公司胼手胝足共體時艱,不計較勞苦和沒加班費嗎??
    啊~~~我好像太嚴肅了…XDXDXD

    像我們這種連學歷都沒有的…就只好找那種對名銜興趣不高的公司
    (但或許對未來在天上的位置比較有興趣的XDXDXD)

    回覆
  22.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各行各業有各行各業的苦衷…

    回覆
  23. 海狗老頭八

    罐頭房間、罐頭晚餐、罐頭新聞、罐頭理想、罐頭人生

    that’s what we’re whaiting for aren’t we ?

    回覆
  24. 海狗老頭八

    第一次破浪而出就英文格式有誤……抱歉傷眼了…….

    回覆
  25. 既然當工程師這麼悲哀
    為什麼不去找其他的工作?
    好悲哀的悲哀

    回覆
  26. 別小看 路邊賣香腸…. 賣成衣的…..攤販

    每個月可能賺得比我們這些工程師還要多

    悲哀啊~ 悲哀~

    巷口賣臭豆腐的老王 生意好好啊~~😛 買一份要排隊半小時

    回覆
  27. 其他科系都去啃樹皮囉!XD

    回覆
  28. 不到一天就有27篇迴響,看來工程師們真的很悲哀,我還是少碰觸點現實生活的悲哀好了XD。

    不過我們需要頂級電子廠員工來給這篇文章指正並解釋一下現況,也許P君看到的只不過是表面而已,在場有台X電、聯X或X發科的朋友嗎~~

    在這些迴響裡,我最敬佩的是卡的想法,他說,"既然當工程師這麼悲哀,為什麼不去找其他的工作?"

    我敬佩卡的直率,我也希望卡能永遠地保持這份直率,因為我當初入行一年時,也有這樣的想法,但是因為學校所學的一切讓我賺這份薪水比別人容易一點,因為薪水的份量確是比其他工作高了一點(但付出不成比例),因為懵懵懂懂地作了幾年有了工作經驗,沒有跨行的勇氣,因為也許我對寫程式真有了那一點點感情,所以我還是在這裡受苦,只有靠腰的份。

    也許就是不肯釋懷的人,才會感覺悲哀吧,我有這樣的體認。

    像伊卡說的,"難道諸君加班時很高興的跟公司胼手胝足共體時艱,不計較勞苦和沒加班費嗎??"其實,我真是這樣覺得的,或者說,在加班十年下來,我被迫要有這樣的感覺了,加班抱不到女友,加班看不到天下第一味,會幹譙是應該的,但是狂幹有意義嗎?我覺得只會增加負面情緒,讓還是得作的事變得更難進行罷了,而且更糟糕的是這種負面情緒還會影響其他人,為了不要讓大家只呆呆坐在哪裡罵幹X娘,我們還是得隱藏這種情緒,當作一切都有希望,我們下一個小時就能回家。

    許多英雄故事裡的主角,不也是這樣想的嗎?

    markscat兄,你寫的故事很有趣,不過很可惜這不是小說,這是真實的故事,希望我們早日都能脫離苦海,不再吐這些無聊的苦水。

    其實換個角度,就像lihanlu兄所說的,明年(或後年?)公司分紅制實行後,電子廠員工也領不到股票了(改領分紅),我也聽很多朋友開始唉唉叫了,想想他們也不見得好受,原本至少還有人爽到,現在好像只剩那些有空打高爾夫的高幹爽了,科技業真的是越來越悲哀了~

    回覆
  29. 伊卡魯斯

    就像龍貓可以寫部落格寫到天亮不睡覺一樣
    因為龍貓是在做他喜歡做的事情,是在滿足自己的某一部分
    同樣的,我們之所以常對自己的工作感到悲哀
    不是因為常需要加班,不是因為福利制度不好,不是因為沒有被重用
    而是因為對工作沒有熱愛,沒有從其中獲得滿足感,對公司沒有歸屬感
    工作與自我的異化才是造成悲哀的主因啊~~~~

    回覆
  30. 很適合用在這裡

    {你別悲哀了!悲哀就留給音樂產業吧!}

    回覆
  31. 排名前面的股價好像都不是挺高,
    真的要薛應該要去一些不是挺有名,但是股價很驚人的,
    “或許"比較不會受到這種不平等待遇,
    老實說我覺得P君真該偷笑了,他至少是工科裡屬一屬二的交大啊~
    比起我和其他私立研究所的畢業生就加了不知道幾趴.
    還是有不看光環的面試主管的,只是不多就是了…..

    回覆
  32. to 龍貓

    說起來很悲哀啊。。。
    我不是唸理科工科的,我是唸文學院的,既不是外文也不是大傳,
    在臺灣每年唸此系畢業的人數約一萬人左右,
    又是江湖中盛傳的唸了會餓死的科系,
    江湖傳言此系是用來衝失業率的,畢竟社會需要失業率
    遇到路人甲乙丙詢問畢業科系,路人甲乙丙一聽到此科系可歸為三種反應
    (也是有第四種反應,就是"喔"的一聲,不然就是無限憐憫的眼神)
    (1)去當老師啦!不然怎麼辦?
    (2)去考公務員啦!不然怎麼辦?
    (3)去娶/嫁有錢老婆/老公啦,不然怎麼辦?
    那每年的一萬人畢業生都去哪裡了?
    走(1)、(2)、(3)的路也並非都是我這科系的
    不過很多同學都去做和本科系無關的工作了
    我們本來就不期待社會給予高報酬、高福利,
    有還可以的工作自然就去做了,不然就是學習其他工作所要的經驗

    我們是因為唸本科系找不到頭路,所以另尋他路
    對於唸本科系能絕對能找到頭路的工程師,要轉行絕對比我們容易

    回覆
  33. 軟體逃兵

    這篇文中有不少地方…至少,與我所接觸的不一樣。
    1.好學校出來的。當然,面試的機會也不少。但實際上,從第一通電話開始的進對應退,主管就在心中開始評估了。找你來,是要你做事,分擔責任。一個自持過高的人,不會是首選。新普老闆說,我最喜歡找中級人才,然後訓練成一級夥伴,共同努力。
    2.每兩年就換公司的人,除非職等不斷提昇,否則,也不會是首選。因為,這類人工作穩定度太低,不出幾年,就沒有價值。不斷的換公司也培養不出自己的團隊,只能不斷的在"資深"工程師轉換。業內除了比學經歷,能力,也比耐力。很多事情事要靠時間累積的。別看人家可以卡到好位置吃味,光是他對於他老闆的耐力,就是一種考驗了。
    3.電子公司的員工分股,除非,你是一整個團隊被挖角,談的是被鎖住的技術股。否則,也沒聽過只進公司幾個月卻可以分股票。這是因為,員工分紅是以公司前一年的盈餘計算,而非當年會計年度。沒有任何貢獻的新人想憑空拿股票?想來那個公司也真是缺人缺過頭。也許有些人運氣好進公司的時間剛好就在那邊緣,但按照比例制(x/365, x=工作天數)可以分的也很少。

    在整個台灣資訊業中是最大的悲哀是軟體業,而純軟體業更是悲哀中的悲哀。看看純軟業中的股王5203,她的胃納量能養多少人?除此之外,大家都知道那裏是台大幫大本營。軟體資訊業想要達到硬體資訊業的產值規模….還是早點告訴新鮮人事實。這裡是台灣,不是美國,在台灣做純軟,連印度或大陸都比不上。

    回覆
  34. 軟體逃兵你好,由於你很正式地回應,所以我也要認真回應一下。

    第一點說得很好,只是….我覺得也許每個主管的想法都有落差吧,缺人,需要人才,這是實質上的需求,但是需要什麼樣的人才,這完全是在場面試的主管來決定的,而我覺得這一點是有很多歧異的。有人想找好工程師,也有人只是要找一個好奴隸進來摧殘的。但這都不是求職者可以控制的。

    第二點,我不知道電子廠的狀況是怎樣,但在軟體公司,換工作升等級這種狀況絕對不少見,為什麼行得通?因為這些人是靠在這家公司作的案子績效去換得下家公司的職等的,兩年內可以作幾個案子?少則一個,多則四五個甚至更多,如果作到一個夠大夠好名聲夠響亮的,那就會在他的履歷上增加一筆好名聲,而且話說回來,因此被挖角到客戶端的情況也很多,尤其是那些user-side客戶。我們換個角度,職等其實也不是軟體業看重的東西,軟體職等最高能作什麼?PM?team manager?軟體業本來就比其他產業在職等上來得扁平,今天能作到PM還是consultant,到哪裡去都需要這種人,君不見多少人去考PM證照?

    所以換工作升等級,升的不一定是職等,反而比較多的是好公司,薪水高的公司,制度完善的公司,我覺得這不是一個好現象,但我不能否認這是一個已經很常見的現象,尤其是在軟體業。

    第三點,你說的沒錯,他的確是按比例分配股票,而且是按組別分配股票,他被承諾的配額的確很少,但還是有,這家股票還可以馬上賣,只有幾千塊這也不無小補,要知道更多公司不發股票的,連補都補不到呢….

    我認同你對台灣資訊業悲觀的看法,所以在本文最後我才會近似發洩地寫那些話,既然軟體悲哀,那要不要轉?就我知道以我本系(純軟體)的同學們來說,當年出社會就有1/3去作硬體了,不是搞電子就是寫韌體寫driver,現在快十年了,只有1/3還不到的人在作軟體,只有一位最發達的待在被Corel併購的那家,其他寥寥數人全是像我這些半吊子的軟體公司,剩下的為什麼不轉?有人是真有興趣,有人是捨不得放下這麼多年的工作經驗重頭開始,當然還有人把希望寄託在美好的未來,他覺得他有一天一定能作出一個賺錢的product。面對這些人,我能說他們悲哀嗎?當然悲哀,但我真說不出口。

    新鮮人要不要作純軟,我很難說台灣純軟必死,儘管我現在看不見未來,可是,誰知道呢?也許哪天台灣毀了,大家都變台勞,去印度幫印勞當外包的外包,說不定還是撈得到錢的….我對大情勢,以及所有事情都很悲觀,但我絕不會也不想把話說死,這就是我的看法。

    回覆
  35.   呵呵,龍貓大,在我的『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裡頭寫的東西,都是我親身體會到的。
      也就是說,那些是在真實不過的事實。

      在業界待了那麼多年,我得到了一些真理,其中一項是:
      『竹科?那是人間地獄。賺的錢是用來以後買藥吃的。』

    回覆
  36. 照這樣看來
    在遊戲與動畫產業的
    真的要去跳海了………….

    回覆
  37. to yenhawk:
    我想在這裡遇到同行應該也不是什麼難事才對XD

    回覆
  38. 這應該是台灣科技業的悲哀吧?跟工程師的悲哀有啥關係?

    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