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16.眼鏡族的悲哀] 悲哀的枷鎖,不悲哀的面具

Posted on

我相信眼鏡是一種器官。

正如身障人士對用了很久的義肢會產生有如己身的情感,我相信眼鏡不但只是一種輔助器具,而更有其精神上的意義。我在這裡指的並不包括隱形眼鏡,因為那過於輕巧微小的設計,讓眼鏡退化到它被發明的原因–矯正視力之上。而一副有鏡框、鏡架、鏡片的眼鏡,戴在臉上,有的時候更像是一種面具,一種性格象徵,我們從一個人戴的眼鏡去分析他潛在的個性,判斷他是什麼樣的人,正如同電視劇裡狡詐的小人總戴著細細長長的金框眼鏡,而忠厚老實的書呆子的眼鏡,總有著又大又厚重的鏡片。

當鏡架框住我們的腦袋,日積月累,別人對你所認知的面容,也許是表面的這幅框架而非你的真面目。我想著如果不是睡覺時非得摘下眼鏡不可,當我們不停地戴著眼鏡,也許骨肉有一天將跟這鏡框黏合同化,正如蚌殼裡的珍珠一般,更像是我們與生俱來的原罪一般,我們永遠也無法脫下這副面具,直到那虛無的另一個世界。


堀北真希與夏帆也說,戴眼鏡的女生最可愛喔!

當我很小很小的時候,父母工作都忙,根本沒空教我們讀書識字,也許他們從別的地方看來了一項教學新嘗試,也許只是繁忙父母的小小偷懶,他們把我們這些孩子們“安裝"在電視前–說"安裝"一點也不過份,因為我們就像IC一般被插在電視機前的嬰兒椅上,每天從早上開播唱國歌開始看,一路看到晚上收播唱國歌。也許我現在已經不喜歡看電視的原因就在這裡,我在學齡前就把這輩子看電視的量都給看完了。這種教學法給我帶來兩樣長久深遠的成果,第一是極其字正腔圓的捲舌標準國語,當我日後在學校跟大家講話時,所有人都問我“你為什麼講話會捲舌"、"你在哪裡學來這麼標準的國語的",我也不了解為什麼一個本省家庭的小孩,為什麼常常被誤認為眷村出生的孩子,但現在想起來,一切都是那個年代發音標準的電視主播的功勞。

但另一項後果就沒那麼令人稱羨了,我小學二年級就戴上眼鏡了

我好奇為什麼我會是全家唯一一個戴眼鏡的小孩,就連當年被插在我旁邊的另一塊IC,到現在也保持1.2的好視力,是因為我當時看得太目不轉睛了嗎?還是因為我天生就對變幻無窮的虛擬影像不可抗拒呢?我曾經對這個問題想了很久,因為鼻梁上的這副重擔讓我痛不欲生。我在小二的時候就戴上這副枷鎖,一戴還是兩百度的近視,沉重的塑膠框與更沉重的鏡片,讓我原本就不挺的東方人鼻子被壓得更扁,我還記得小時候在電視上看到Faye Dunaway / 費唐娜薇的電影,當我看到她那又翹又尖的鼻子時,頓時在我童稚的七歲內心裡,就體認到上帝並不愛我的悲慘事實,她可以在鼻樑上掛上十副眼鏡再來個後空翻,眼鏡都不會歪一下,我只戴著我那副棕黑相間的大眼鏡,就無法阻止它溜滑梯的決心。悲哀,真是悲哀。


Faye Dunaway / 費唐娜薇

長大一點,眼鏡的詛咒繼續跟著我。科技緩慢地進步著,讓鏡架的重量往每年減少一公克的方向發展,正值青春期的我根本無法忍受這漫長的等待,總是滑下的鏡框讓我多了好多悲哀的綽號,但同時我更離不開它了,近視好像以每年一百度的速度增加著,我甚至連散光都有了!脫下眼鏡的我根本就如同瞎子一般,而且是個憤怒的瞎子,因為同學打架時總是先把我的眼鏡打掉,好小子,擒賊先擒王嗎?在被打被欺負到一種地步之後,我學習到只要一脫掉眼鏡,馬上就像被閃巴掌的Bruce Banner / 布魯斯班納一樣,更貼切地說,應該是同樣被脫掉眼鏡的Cyclops / 獨目龍,可惜我沒有辦法發出綠色巨拳或紅色光束,但我還是可以揮擊我憤怒的小拳頭,向我觸目可及的每個模糊幻影打去。

但這招並不完全有效,當一次我得意洋洋地以為打中了壞蛋軟綿綿的肚子時,馬上被閃了兩個清脆又火紅的巴掌,我睜大眼睛才看清楚,原來眼前不是同學而是老師,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老師的臉跟我一樣紅,而且死命地摀住自己的胸部,但在我青春的十四歲內心裡,體認到為什麼綠巨人浩克總是惹人嫌,體認到一個近視眼是多麼悲哀的事實,我恨不得甩開眼鏡,但悲哀的是我一刻都不能沒有眼鏡。

到了大學,我長高了,拳頭硬了,儘管我已經漸漸習慣這十年來與眼鏡相處的日子,但似乎在我的潛意識裡,對近視..應該說眼鏡,還有著莫大的仇恨。所以一些意外便在我不知不覺中發生了;戴著剛配好的眼鏡回家,竟然忘在公車上就下車了,第二天又配了新眼鏡,竟然還是忘在公車上了….還好公車司機可憐在後面邊追邊拍打車子的我並停下車來;在實驗室工作到清晨,回家倒頭大睡時忘了把鬧鐘關掉,早上果然不貼心的鬧鐘鈴聲大作,當我下午睡醒時,發現身邊的鬧鐘被憤怒的室友給關掉了,但原本我以為被我丟向牆壁的鬧鐘竟然是….;除此之外的小悲劇更是不勝其數,打籃球掉到地上,摔破;打籃球掉到地上沒破,但我忘了該用手撿眼鏡而不是腳..踩壞;在女孩子面前帥氣地撥頭髮,頭髮沒動,但比我還好色的眼鏡卻迫不及待地飛出去了….


長門大萌神也是眼鏡娘喔!

我曾經在幾個夜晚(特別是眼鏡喪命的那幾個夜晚),閉上眼睛(因為沒有眼鏡他也不用上班了)跟四肢與內心開會,告訴他們請好好善待這個依附在我身上的寄生怪物,不管本省人外省人大家都是台灣人,不管是肉做的還是鐵做的大家都是好器官,不要搞一些小動作。儘管他們都默認了我的勸告,但幾個月後,我的眼鏡就像又被掛掉的Kenny / 阿尼,我只能說聲"這次的死況沒那麼慘"來安慰不知道還有沒有意識的眼鏡。在我越來越了解人生殘酷的二十歲內心裡,體認到族群分裂果然是造成群體悲哀的最大主因,我想讓眼鏡好好地待在它該待的位子,但它總是會被我無意識的動作給傷害地體無完膚。

出了社會,換了工作,南北奔波,我成了社會的一根螺絲釘,理解到人生不是表面上那麼美好,了解到會傷害你的都是那些對你笑的人,這不是一個充滿心機的社會,只是當你沒有心機,就很難活得快樂的社會。眼鏡開始變成了我一項很好用的工具,就像007的手提箱一般,我可以利用眼鏡來幫助我達成很多目的。當我看到我不想看到的事情時,我可以馬上摘下眼鏡,細細地慢慢地低頭擦拭著它,裝作眼前的一切我都沒看到,全不知情。當有人想尋求一個目擊者時,我還可以瞇瞇眼地抬頭大叫“啊?什麼?我看不到啊!",這一招百試不爽。當我得表現出沉痛的模樣時,我也會慢慢地摘下眼鏡,幻想兩眉之間有隻死蚊子般用力夾緊眉頭,許久才慢慢抬起半閉的眼神,輕輕地說"很抱歉我把你的PS3拿去當烤肉爐了",這一招好像也很靈驗。當腦筋空白一時說不出話時,我也會用中指緩緩地推推眼鏡,好像這是一個同等於兩岸直航的複雜問題,大家好像也很理解地都會等我開口。


愛麗絲戴起眼鏡還是女神

眼鏡真是一樣完美的表演道具,就像日本古代落語師手中的扇子一般,它可以當筷子、可以當菸斗、還可以當長刀。但眼鏡更棒的地方是,它更是一樣扮豬吃老虎的好面具,它會讓你看起來像個書呆子,看起來像個無害的乖小孩,看起來像個你可以把心事都告訴他的避風港,眼鏡在現實這個大家越來越不戴眼鏡的社會裡,它代表的意念仍與十數年前無啥差別,只要選副造型平凡、沉重又廉價的眼鏡,你隨時都可以化身成一個好好先生,掩蓋你豬皮之下的老虎爪子,讓所有人都猜不透你的想法,最後讓持續衰老的三十好幾中年人打從心裡感受到,這世界不過是一個你騙我我騙妳的悲哀世界,誰扮得好角色誰就贏,只要你挑一副好面具,正如同挑一副好眼鏡。

如今,我跟我的眼鏡相處良好,雖然有時當我洗澡時,摸到眼鏡在顱邊所留下的兩道深痕,會想著如果當年我沒戴上眼鏡,那會是怎麼樣的人生?也許我的國語發音不再捲舌標準,也許我會有個費唐娜薇的好鼻子,也許我會在中學時代變成稱霸學校的帝王,也許我因為省下修眼鏡的那筆龐大費用而變成大富翁…….

但是,一個沒有面具的人生?這樣太無趣了,我選擇繼續戴上眼鏡,享受這枷鎖戴上後的沉重感,繼續透過鏡片看著這個世界。

13 responses »

  1. 在每副眼鏡的背後, 都住著一個克拉克‧肯特啊.

    回覆
  2. 頭推!
    該死!這正是一個空虛週末的最佳證據。

    >這世界不過是一個你騙我我騙妳的悲哀世界

    只有我注意到人稱代名詞的巧妙差異嗎……

    >也許我會在中學時代變成稱霸學校的帝王,也許我因為省下修眼鏡的那筆龐大費用而變
    >成大富翁…….
    那我們可能會看到森林變成黑道招收小弟的網站,或是成天看到龍貓站長發閃光羨煞平凡老百姓……

    回覆
  3. 當戴眼鏡、近視散光越來越深時導致眼球變凸
    當戴眼鏡越戴越久讓眼神呆滯無神
    就感到好悲哀啊 …(到角落去擦眼淚)

    回覆
  4. 輔大幽靈

    高中時,我早上有一次起床,踩到了不明物體,
    我還以為是我的CD_PLAYER,我差點哭了….(那個時候一台可要4000多耶)
    後來我發現,我找不到眼鏡….
    才知道…那是我…變形的鏡匡….(不是變形金剛喔….)
    我後來有一種塞翁失馬的感覺…好深刻阿…

    回覆
  5. 伊卡魯斯

    某天書華摘下我的眼鏡,露出一副無法理解的神情…從此以後就對眼鏡非常感興趣
    她應該相信眼鏡是一種變身的工具吧~~~

    回覆
  6. 在愛麗絲上面那一段

    有個PS3的梗沒有弄到橘線喔…

    回覆
  7. I feel you man. I feel you.

    回覆
  8. 對有些人來說,眼鏡成了某種必要的造型,或是武器
    而沉重帶來自身的存在感,鏡片的隔離成了最佳防護罩
    即使都有了隱形眼鏡這種東西
    還是無法讓他脫下眼鏡奔向自由
    因為眼鏡已經不只是眼鏡
    而是個可以偶爾在不同地方更新的器官

    回覆
  9. 我原本以為龍貓兄要介紹一堆眼鏡娘的說…
    因為本人是"眼鏡萌"的控啊~!XDD
    我喜歡夏帆的眼鏡照型…

    回覆
  10. 我在小三便帶上眼鏡,第一個感覺是「原來這才是正常人的視力」,好悲哀啊~
    小時候是班中的異類,不過在唸大專的時候,不戴眼鏡才是異類吧。

    P.S. 貓大,再多些眼鏡娘吧!另外,看板娘的環節是不是被坎了?

    回覆
  11. 每次我只要戴眼鏡去上課,不管那天的造型有多美,最後也只會換來學生冷淡的批評:

    『今天的老師跟平常的不一樣…』

    只要戴上眼鏡,賣雞腿便當的老闆娘就一定認不出我來,也不會一如往常的熱情招呼:

    『…來來來…XX老師…這送妳吃啊…妳太瘦了要多吃點啊…』

    所以,眼鏡只是我用來暗示『今天心情不好不想理人』的工具。

    哪裡來的控?

    回覆
  12. 龍貓兄習得一口標準國語的過程,簡直和我如出一轍…….XD
    我爸媽發現我的口音"太過政治正確"之後,足足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正音",才讓我變得比較有本土氣息……..囧

    回覆
  13. 通告: 寬臉男在淘寶進行一個買眼鏡動作的心路歷程 | 新‧龍貓森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