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18.Last Christmas的悲哀] 我愛妳,妳愛他,誰愛我?

Posted on

這是吾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E君的故事。

我與E君一表三千里,說認識也算不上認識,但大家都是讀同一所大學,甚至還是同一個科系,只是班級不同,不過總會遇到,但見了面也沒什麼交集,只有微微地點一點頭,更多的時候是連點頭都省略了,彷彿彼此都有種陌生的默契,裝作自己沒看到對方,或是對方沒看到自己。只在與朋友聊起時,當提到了E君這個人,總會說"喔喔,我知道E君",這薄薄的一句話就是支撐我與E君關係之基礎。

但我知道E君有一個直屬新學妹,那個時候我們剛上大二,新進的學妹當然是學長們磨刀霍霍的對象,尤其在我們這種資訊科系,學妹可是瀕臨絕種的珍貴動物,雖然不像工科那樣,學妹已經變成傳說中的神奇寶貝–你得沐浴齋戒一年才能求得一個學妹,但如果能有學妹,還是自己的直屬學妹,對我們來說可是莫大的天賜,是那種你會邊哭邊打電話回家說"阿母,孩兒終於出運了"的喜悅。儘管沒有任何一本書或任何一則傳說指出,直屬學妹會對直屬學長一見傾心,但當你從所有同學眼中那種忌妒的眼神,以及他們過度緊握導致流血的雙拳,你就知道,Thank God I Win,我有一個直屬學妹啊!



E君不但有一個直屬學妹,這個學妹也不是披著學妹之皮的野獸,這樣講很抱歉,但的確有些學妹與其說是學妹,不如說是學妹的姨嬸輩還差不多。可是E君的學妹O子也不太算是學妹之流,因為她太可愛了,已經可以算是本系之光的那種可愛,是可以一搬進宿舍就跟學姐說“敗者,閃開一點"的那種可愛,可以說與其稱之為學妹,倒不如稱之為“高嶺之花"這樣高貴的名號,我們一邊恨得牙癢癢,奇怪E君這樣的貨色怎麼可以擁有O子這樣的女神,一邊又忍不住拉板凳看好戲,因為O子身在群狼環伺的這個科系裡,E君非得疲於奔命抵抗外敵才能保住美人。自己吃不到,坐高高看馬相踢也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我從以前就覺得E君很奇怪,但是E君這次的態度也太奇怪了,他與O子似乎總是保持著一種以禮相待的距離,平常學長們利用學長的威嚴強壓學妹的醜態,在E君身上全然不見,不僅我們覺得奇怪,連宛如小嘍囉的學弟們也渾然不解,只是他們誤以為這可能是E君欲擒故縱的技倆,所以還是乖乖地蹲在門外,誰也沒對O子動手,大家出外散散心OK,但一對一看星星誰都不敢,O子就這樣被保持在奇異的恐怖平衡裡,在眾人觀望的真空世界裡,而她兀自微笑,彷彿什麼事她也不知道。

E君什麼事也沒作,日子久了,大家也開始懷疑也許O子根本不投E君所好,畢竟大二了,有車階級也變多了,“油門一催兩腿一伸,大家到靜宜載娘子"的時代也來臨了,芳草正在廣大的世界等待著我們,何必枯守看得到吃不到的學妹?也許E君另有計畫,我們就很少關心這個悶聲色狼的動向。就讓E君與O子繼續處在"學長好,學妹妳也好“的純白關係吧,誰也懶得再提這檔事。

沒想到,丈八燈塔照遠不照近,正所謂,日防夜防,家賊難防,這向O子伸出玫瑰花的第一支手,竟是出自E君身邊。


我當然沒有O子的照片,不過既然觀眾點播,我們請夏帆當一下學妹好了XD

C君是E君的同寢室友,我不了解C君與E君的相處狀況,但在那個所有學生都得住校的日子裡,同寢室友往往代表著你第一次與之同床共枕的人,這感情可不是深遠可以比擬,畢竟大家都得住在一個小小的房間裡,大家又幾乎都是第一次搬出來住,學習第一次的團體生活,室友的感情就在互相磨合與適應間培養起來。但這也代表,如果之間發生了什麼嫌隙,那這個溫暖甜蜜的小窩,可就變成了暗藏危機的火藥庫,動一髮則全寢大爆炸。當我們知道C君不但對O子有興趣,而且手腳很快地已經展開攻勢,我們不禁懷疑,E君真的無動於衷?C君的追求可會成為同室操戈的導火線?

C君果然是一點都不手軟,今天送消夜,明天看電影,後天國慶日去看煙火,再約好下禮拜去烤肉,C君藉著身為直屬學長好友的優勢,名正言順地豎起了清君側的大旗,很快地同屆的就通通被他從O子身邊給清光了,下面的學弟就算不甘心想要半途劫鏢,也往往抵不過C君的猛烈火力,畢竟要筆記,學長有,要考古題,學長也有,學長還是本班成績一等一好的優秀學生,妳有問題不問學長那還要問誰呢?聽說C君家裡還很有錢,當然在低劣如我們的妄想中,常常出現C君拿錢甩在女人臉上的惡劣模樣,但那畢竟只是我們酸葡萄的心態,C君不用甩錢就已經是一個好男友的最佳人選,O子似乎這次再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在那個大家還不知道手機是什麼的時代,宿舍電話是最佳的連絡方式,但一間寢室只有一支電話,大家要打電話給娘子還得排隊,聽說C君與E君的寢室只有C君需要用電話,所以想必在每個夜晚,C君一定是守在電話旁邊情話綿綿,我想著,E君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呢?他是不是完全只把O子當作一個"學妹"呢?我看過他們兩個人一起出現的場合,他們笑得很開心,平常總是不擅言詞的E君,也露出了我從未看見的表情。那笑容,難道一點都不代表什麼嗎?

很快地,秋過冬至,又到了東海的聖誕舞會了,在這個當時可說是聞名全國的活動裡,占地數甲的東海校園完全成為了世界上最浪漫的場所,在熱鬧舞會與聖誕鐘聲的催化下,有人在草叢裡翻滾,有人在教室裡談情,有人在鐘塔下接吻,有人在舞池中緊緊擁抱,達到頂點的浪漫濃度彷彿具現化地瀰漫在整個校園裡,連空氣中都是甜甜的味道,沒有伴的人也會盡快擠入擁擠的人群中,期盼身邊人潮的溫度能化開心中的冰冷。想找伴的人更是不會放過這個難得的機會,紛紛鼓起所有的勇氣搭訕同樣孤單的對象,就算是如何笨拙的告白,似乎也沒有失敗的可能,因為誰都不想孤獨度過今晚,誰都想讓自己放縱在這一年只有一次的特殊夜晚裡。

我們當然也看到了進展快速的C君與O子。儘管從背後看起來,從他們牽著手的模樣,還可以感覺有一絲青澀的姿態,那是兩人尚不習慣彼此新關係的證據,但是那若即若離的雙手又證實了彼此在對方心中的地位,“終於還是被攻陷了啊…"不知道是誰說了這句話,但大家都有這樣的共識,一朵高嶺之花終究還是被摘下了,我們又少了茶餘飯後的一段八卦題材,O子也正式從“學妹"地位被除名了,她已經是某人的“女友"了,也許有人會嘆息,也許有人會覺得不值,但在今晚他們展示了如此公開的模樣之後,誰也都難再對O子有那些不羈的幻想了。

很可憐的我在閒逛幾圈之後,就得盡快返回學會茶會的現場幫忙,搬飲料,清潔場地,歡迎回校來看看的學長學姊,與老師們聊聊天,雖然很忙,彷彿也與浪漫無緣,但是能與這些離校的學長姐見面,聊聊當年在校的糗事,還是非常愉悅的一件事。那晚的場子很熱鬧,我忙了整整幾個小時,才有時間好好休息,想起背上已經濕透的Tshirt,在這年末的十二月氣溫下可不是鬧著玩的,我趁空閒跑回寢室,趕快換件衣服。


好像很久沒讓小此露面了…聖誕小此!

才剛跑到寢室大樓門口,抬頭看看大樓,所有窗子全都暗暗地沒有人在,但奇怪的是,原本應當寧靜的大樓卻傳出了歌聲,是誰沒關音響嗎?我心裡埋怨如此疏忽的傢伙,如果等到晚點大家都回來了,音響還沒關,可是會有人受不了噪音開罵的。我越跑上樓,這歌曲越聽越清晰,終於在我跑到系上的樓層時,我聽清楚了,那是George Michael,那是Last Christmas

我好喜歡這首歌,在聖誕節前我也不時地聽這首歌,幸好這個忘了關音響的傢伙還算有點品味,放了至少比較有氣氛的歌曲,我不禁想看看是哪間寢室搞的飛機,尋聲找房間,很容易地便找到了,因為那個房間門沒有關,裡面也並非空無一人,一盞日光燈發出孤伶伶的光線,透出房門口照在外頭黑漆漆的走廊上,我強作鎮定地越走越慢,想在路過門口時裝出不經意轉頭一瞥的姿態….門口到了,我強壓住強烈的興奮,緩緩地轉頭…..

我很後悔看到那樣的畫面–是E君,那是E君孤單地坐在地上,上仰的頭部無力地枕在肩上,渙散的眼神看著天花板,嘴邊有一句沒一句地跟著音樂唱著,我忘記有沒有被眼前的景象嚇得停下腳步,因為那一點也不重要,E君並未注意到我的存在,我可以如此篤定,因為他的心神似乎已不在這個房間裡,我不知道在哪裡,我不知道,也不想去思考他正在想些什麼,那是一個男人完全失敗的姿態,說什麼"你還好吧"、"要不要出去走走?"只不過是廉價的問候與安慰,我不知道該如何幫他,那巨大的悲哀情緒隨著Last Christmas從房門流洩而出。

當我清醒時,我嚇得趕快走回寢室,當作什麼都沒看到,但那Last Christmas一遍又一遍地放著,Ceorge Michael哀愁地唱著,我給了妳我的心,但妳隔天便棄之不顧,我恍然覺得在我們八卦中那個毫無所動的E君,也許曾經對O子作了什麼舉動,那可能是他這輩子最大膽的舉動,但也許得到的是雲淡風輕的殘酷,而他只能繼續用相安無事來麻痺自己,當作我們還是一對好學長好學妹,然後在每個晚上靜靜地在心裡流著眼淚,看著室友一步一步走到他無法到達的遠處,終究獲得了他夢寐以求的那甜美笑容。

到現在我還是很喜歡Last Christmas,只是當幾個寂寞的夜裡,當我聽著這首歌,我不禁想起E君、C君與O子,以及那個坐在地上的頹喪身影。世上有些事永遠無法圓滿,有些難題永遠無法解決,Last Christmas從此對我來說,多了一層如此悲哀的意義。

來吧!聽歌吧!

32 responses »

  1. 我懂我懂我都懂! 我也很愛 Last Christmas 這首歌!
    希望 E 學長現在很幸福~ :p

    回覆
  2. 當我們知道「E君」不但對O子有興趣,而且手腳很快地……「E君」??這句是「E君」嗎??還是我眼盲沒看懂?

    回覆
  3. 不是雪渦眼盲…是我又手抖打錯了orz…

    小can妳不懂…我不認識E…我什麼都不知道…妳不要把這篇亂抖出去…orz

    回覆
  4. Summer Mirage

    知道東海舞會名號或很熱鬧的人大概不少,但是能體會在那對每個人彷彿都特別不同日子裡,默然對立的寂寥的人應該不多.如果有機會的會,可以試試只要離開人潮洶湧的舞池不遠處,由男生宿舍左右的地方望著忽明忽暗閃著裝飾燈及巨大音樂聲的那一頭,應該可以感受到那強烈的殊離感.

    回覆
  5. 我有搖滾板的Last Christmas,要嗎?
    我每次聽完慢板的Last Christmas,非得再聽一次搖滾板的;
    要不然我怕我會飆淚啊~~~~~~~(T_T)~~~~~~

    回覆
  6. 東海舞會啊~ *遠目*
    *網摘* 衝著這場景把它收起來。

    回覆
  7. 難道隱隱感覺E君的落寞不是為了O子的只有我嗎?

    對啦,不要指了,我是腐女啦!(掩面奔逃)

    回覆
  8. 這樣的故事好像在哪裡聽過…也好像在自己身上出現過…
    不一樣的地方就是羅大佑和蘇永康…

    話說第一次強烈感到崩潰是在當兵前被甩,在新訓中心出公差聽到不該聽的歌…

    回覆
  9. 伊卡魯斯

    最近看到K歌情人前面的一些片段,說真的…

    請問有誰記得WHAM!裡面喬治麥可旁的那位先生叫什麼名字啊??XDXD

    回覆
  10. 在這個夏日悲哀連載系列中,還有多少朋友會被爆料呢(期待中….)

    回覆
  11. 直屬學長通常都是把直屬學妹送人的

    逼哀阿!!!!!!

    回覆
  12. >「同寢室友往往代表著你第一次與之同床共枕的人,這感情可不是深遠可以比擬」
    有可能當E君遇見O子時便迷失於自己的性取向當中,直到東海舞會後也找不到答案,真是悲哀啊~

    回覆
  13. 我也覺得E君的落寞不是因為O子…
    內心疑問:是C君嗎??XDD
    (果然盛夏光年給我很大的影響…Orz)

    回覆
  14. 海狗老頭八

    在那段賀爾蒙分泌旺盛的日子(雖然現在也是)
    不顧一切的追逐總是容易引起發酵的眼淚(我又被拒絕了)
    啊Merry Chriasmts and Thank You(淚花)

    回覆

  15. 這可是一道貨真價實的悲哀呢
    龍貓大
    但比較好奇的是
    不知是不是會有C君與O子之後話悲哀呢?

    回覆
  16. Summer Mirage太悲哀了(擁抱)!

    關於這首歌的版本,我有Wham!、織田裕二、野人花園、希拉蕊杜夫、BoA、Ashley Tisdale、Rubber Band、還有那隻怪怪Crazy Frog的版本..TEI的又是誰唱的版本呢?

    這個討論串,從pony,對!就是pony同學開始變腐的!你們看gamebug、jackcloud跟海狗老頭(這個名字聽起來就是晚上會很強的樣子),他們的眼淚多麼逼哀!其他人真是腐斃了!

    sula兄說的好,這一篇一寫完,我送訊息給老同學?君(此君強烈要求隱形),他第一句話就是"你敢寫我的事就試試看",我又送訊息給老同學?子,她明明剛剛還在線上現在就不見了,雖然這只是兩個特例,但我大概可以想像這30天傳說結束之後,我會流失多少朋友…..orz

    還有12天,已經有些人被鎖定了,自己覺得會被寫的話請注意XD。

    回答cyber runner同學的問題,我對C君與O子可說是完全不熟,是連一句話也沒講過的遠觀程度,但聽說他們現在還在一起,我們畢業都這麼久了,超過十年,他們也算是修成正果了吧。但我畢竟只是聽說,以上正確性概不負責XD。

    回覆
  17. 不曉得E君會不會想說"哈利路亞~~~嗆司"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回覆
  18. 不知道有沒有人會明示、暗示,詢問、拜託龍貓大,為甚麼還沒有看到我的故事?明明我的故事也很悲哀呀。

    可能這就是一堆人在此訴說悲哀的原因吧。?

    這真是悲哀呀…

    回覆
  19. 感覺少了E君的自白就無法使本民事案件名留千古.

    也許他是在懷念多年前因為事故亡歿的初戀情人.

    或是已經出國的分手前女友.

    或者是不敢對龍貓大告白.而獨自一人承擔單相思的苦悶.(那不是一個適合出櫃的年代阿~)

    所以..沒有當事人的自白.本悲哀無法成立歐~!

    (少了關鍵的一擊阿~)

    回覆
  20. 我的版本是Rubber Band的!
    聽他們的至少會稍微快樂一點。

    回覆
  21. 嗯,我遇到的情況是學弟一進來就追到大好幾屆的學姐……
    有前途,學弟。這就是藍海策略……

    想來其他部落格也要準備醞釀爆龍貓大的料以為反擊了吧……

    回覆
  22. 軟體逃兵

    東海舞會~讓人想起那個美好又初澀的時光
    探索著男女情感與肉體上的種種可能
    悲哀呀~離開了那段時間後,生命就失去了探索的好奇心了
    但那就是驗證著年輕的事實

    看到Wham的照片嚇了一跳
    隱約看到George Michael似乎有著另一種曖昧眼神望著一頭馴鹿
    乖乖~讓我誤以為E君也跟George Michael有著同樣嗜好
    或許,這年頭真的不適合好人到處暴走吧

    回覆
  23. 我對C君與O子可說是完全不熟,是連一句話也沒講過的遠觀程度,但聽說他們現在還在一起,我們畢業都這麼久了,超過十年,他們也算是修成正果了吧。
    ==>GOD! 我居然從你回的留言 才猜出到底誰是C,E,O
    而且這麼久的事 你居然還記得!!! 太可怕了~~~抖抖抖~~~

    回覆
  24. Summer Mirage

    Totoro 學長,雖然被傳說中的生物擁抱是蠻溫暖的,但老實說,我還是希望擁抱著或被擁抱著的對象是那個我坐在學校石矮橋邊凝視著或發呆時想著的某個人啊…….
    每次一到這類節日,心情上總會有些手足無措甚至是有點羞赧,總覺得和周遭的氣氛完全格格不入的感覺,要命的是,這類日子,一年起碼會來個三回……

    回覆
  25. 海狗老頭八

    我想可能不只三回
    跨年、耶誕、七夕、華倫泰公爵日以及
    中秋佳節(月光光心慌荒)
    端午划龍舟(粽子身材解禁)
    重陽敬老日(藍海策略最佳典範)

    以上

    回覆
  26. 哈哈~ 脫老大您真是有收集狂這方面的偏執耶! 記得好幾年前的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一系列的收集也很豐富嚇人!

    卡拉揚姐姐~ 妳反應有點慢ㄟ.. 我看了第一段就了解了整個事件人物配置圖了!
    話說, 東海資訊真是一個錯綜複雜的八卦網, 在我製作畢業紀念冊的那年, 我曾經有個想法, 把紫藍黃橘的八卦蜘蛛網畫出來, 在地下流通賺錢, 可是我太怕死了~~~😄

    回覆
  27. 伊卡魯斯:WHAM!裡面喬治麥可旁的那位先生叫什麼名字啊??XDXD

    →Andrew Ridgeley,拆團後自己發一張搖滾的專輯,但是不賣就消失了。

    回覆
  28. To 小can美麗:
    快~快~快~
    我好想看彩色蜘蛛網阿~~~

    回覆
  29. 腦中突然閃過了「好人不適合談戀愛」這篇文…Orz

    回覆
  30. 卡拉揚姐姐~ 我真的怕死耶… :p

    回覆
  31. 真是太悲淒的故事了
    同樣都是男人 我可以體會他的心痛
    在這裡推薦一首歌給他打打氣
    Player (玩家合唱團) Baby Come Back (寶貝回來吧)

    回覆
  32. 龍貓大大
    我將這篇網誌轉載到我的網誌裡面去了噢
    如果不行的話
    請告訴我一聲
    我會很快將它刪除的
    謝謝

    轉載位置:http://www.wretch.cc/blog/white5849

    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