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28.家裡蹲的繼續悲哀] 在妄想與現實之間無限輪迴

Posted on

怎麼可能會有人不想活?

生存是生物之所以為生物的最基本本能,很可悲的,自許為生物進化頂點的人類,卻可能是唯一會想死的生物。


我第一次想死是在家裡蹲生涯被迫中斷的實驗室meeting裡,老師嚴詞斥責我的進度落後,同學學弟們用同情的眼光看著我,但在我的眼裡,他們的同情與老師的憤怒一般殘酷,我握緊了拳頭,大汗從頭上不斷地一直滴落,甚至連視線都看不清楚了,我好想逃,我好想逃…..

我猛然站起來,對老師揮出憤怒的一拳,把他的眼鏡與鼻梁一起粉碎,我繼續順手抄起旁邊的鍵盤,砸向身邊的同學,我把他們的腦殼都打破了,蛋白色的腦漿與大量的鮮血噴灑在電腦的螢幕上,我不停地揮著…揮著…他們發出的哀嚎如此詭異,彷彿不是人會發出的聲音,我愉悅地砸著。地上被老師與同學的血漿染成了鮮紅色,那紅色代替我不停地湧向門外。終於,實驗室裡除了我的喘息聲外,再也沒有一絲聲響。

我低頭看著我的雙手,我在做什麼?發生了什麼事?

我的手上只有黏答答的汗水,我什麼事也沒作,老師的聲音不停地從頭上傳來,同學在身邊竊竊私語,我什麼事也沒作,我什麼事也作不成。

我想起來了,我可以做一件事,一件一定可以完成的事,我要去死。

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人那種惋惜的神情了,我不想再看到考上名校的同學們那種優越的眼神了,我不想再聽到他們在我身後嘲笑我了,我不想再聽到任何人對我說"你好可惜"了,我不想再接到媽媽打來的電話時騙她了,我不想再接到爸爸打來罵人的電話時切斷通話了,我不想再幫別人解決不相干的問題了,我不想再聽到線上遊戲裡的夥伴說"你好厲害"了,我不想再重複login and logout BBS了,我不想再電視上看到那種把家裡蹲當作珍奇異獸的偏差報導了,我不想再心理學課本上看到自己的病徵了,我不想再整天看著窗外的雲朵什麼都不想了,我不想再好幾天不說話連叫一碗麵都有困難了,我不想再重複穿著沒洗過的衣服了,我不想..我不想…

我哭了,我徹底地大哭。在空蕩的房間裡,宛如野獸吼聲的我的哭聲在書本裡迴盪,在GK與轉蛋與密密麻麻的DVD與CD間迴盪,他們只是靜靜地看著我,沒有一雙手緊緊地擁抱我,沒有一絲安慰溫暖地安慰我,我用力地哭著,叫著,感覺連頭上的血管都脹開了,眼前的一片全是模糊晦暗的景色,喉嚨因為嘶喊而劇烈地疼痛。我開始嘔吐,今天昨天甚至大前天的晚餐全部毫無保留地吐了出來,連漂浮的血絲都清晰可見。這就是我啊,這骯髒下等的渣滓就是我啊,看著嘔吐物在地上緩慢地移動著,碰觸到我的腳邊,此刻我感受到的唯一溫暖,竟是來自於這惡臭無比的一團混亂,我不禁再次痛哭起來….

累了,我就昏倒了,醒了,我就繼續無意義的讓手指在鍵盤上遊走著,餓了,就翻翻腳邊的雜物堆裡還有沒有食物的殘渣,渴了,如果手邊的空瓶全都一滴不剩,就走到廁所去大口地喝著自來水,我唯一產出的東西只有排泄物,我唯一吸收的東西大概只剩下氧氣,唯一生長茁壯的只有我頭上的無窮幻想與妄想。我夢到我變成了一隻蟲,吃著自己的糞便就能永生到未來;我夢到有天得到了一隻控制時間的錶,我能回到過去一切正常的我,我夢到有人半夜踢開我的房門把我給狠狠分屍,我夢到我半夜踢開別人的房門把別人給狠狠分屍。

在只有想像力的空間裡,什麼都無須顧慮,什麼都無須消耗。我在我自己的子宮裡,作著夢中之夢,而每個夢的終點,都是我自己的死亡。

我忘記是三島由紀夫還是芥川龍之介說過一句話,“在炎熱的夏日,死神總是靜悄悄地來到我們的身旁",我轉頭看著身邊,一團黑霧濃郁地正貼在我的鼻樑上,內心升起一股冰涼。我再度轉頭看著身邊,廣末涼子的海報正在牆上對我微笑。全身穿著鮮紅洋裝的她對我說話了,"去吧",我明白時間到了,我該走了。

我站起來,走過齋藤千穗與島本和彥,走過川端康成與米蘭昆德拉,走過田中公平與菅野優子,走過內田有紀與瑪麗蓮夢露,他們嘰嘰喳喳地對我說了好多好多話,但也許什麼話也沒說,我在突然響起的一陣喧鬧與突然平息的一陣安靜中走著,也許當天這一切都是現在的我的幻想,因為當時的我的什麼也沒想,腦筋一片空白,記憶裡什麼都沒有。"死神總是靜悄悄地來到我們的身旁’,說的一點都沒錯,祂正在這房裡與我作伴。

窗戶的紗窗已經大開,一個完美的祭壇正在我的面前,窗外是已經看到厭煩的夏日景象,幾朵白雲,台中炙艷的陽光毫不留情地照著我,我看了看下方,房東種的荔枝樹正青翠地聳立著。一點風都沒有,真的,連空氣都停止了,這是我至今仍有的唯一記憶,好像拍片時場記打板之前的寧靜,大家都在等著,"五秒前!",大家都在等著,演員們等得有點不耐煩了,大家等著,我的前腳踏上窗邊,雙手撐著窗戶,我來了,我這個家裡蹲要給大家一個驚喜了。

從六樓的窗戶,我跳下去了。

(請注意,60秒後著地)

延伸閱讀:
起點:[27.家裡蹲的悲哀] 歡迎來聽家裡蹲的墮落自白悲歌!
續集:[28.家裡蹲的繼續悲哀] 在妄想與現實之間無限輪迴
完結篇:[29.森林的最後悲哀] 所以,一期一會,在龍貓森林。

7 responses »

  1. 我記得那六樓
    我回台灣, 可能會因為你這悲哀從荔枝樹往上看到六樓去…

    回覆
  2. 心情愉快、常常處在活潑狀態的人,請勿看此篇啊~!會愈看愈淪陷啊…

    回覆
  3. 軟體逃兵

    無知愉悅的讓你成長到研究所
    也是上天跟家人給你的恩賜
    我國中就想死了,一路苟且到現在
    卡繆說過人必須生存,必須創造。人必須生存到那種想哭泣的心境。
    一切都是愛~~~
    沒有了愛與創造,生命唯一的變化就剩下死亡。

    回覆
  4. 我對桃樂希‧帕克的一首詩印象深刻:

    剃刀太痛,河流太濕,
    氰化物讓人變色,
    而藥物則引起抽筋;
    槍枝不合法,
    上吊怕繩子斷掉,
    瓦斯味道不佳——
    所以你還是活著好了。

    老是喜歡拉著別人一起去自殺的太宰治則在〈通俗之物〉中藉某人之筆寫到:
    你好。
    只有死這件事,你可以等一等嗎?為了我,如果你自殺了的話,我會暗自驕傲自滿認為這是你對我的討厭。如果你高興這樣,那就去死吧。我也是過去,不,現在也是如此,對活著這件事並不熱心,但是我不自殺,因為我討厭讓任何人驕傲自滿。我等待疾病與災難,但是,現在我的疾病是牙痛和痔瘡,好像不可能,而災難也一直沒降臨。我整晚打開窗戶到到天明,等待盜賊來襲,希望被他所殺,但偷偷從窗戶潛入的,卻是蛾、羽蟻、甲蟲,與百萬的蚊子大軍。……

    回覆
  5. 所以你還是活著好了
    更是一種莫名的悲哀…

    回覆
  6. mia。

    好悲傷,真的好悲傷。

    還好我是從最新文章開始讀的,變的有點像電影的倒帶一般。

    一期一會,謝謝你。

    回覆
  7. 很深層的思考範疇
    不過若能回歸動物面的思考
    就讓活著是一件本能
    其餘的不就都是巧遇的機會了
    ^^加油

    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