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冰與火之歌》與《權力遊戲》漸行漸遠之後,哪些精采被遺落了?

Posted on

好了,每周一在FB上戰戰兢兢的日子過去了–第六季《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昨日完結了,不用再東遮西掩了,不用再擔心受怕自己被一則小小的FB留言,而毀了整天期待新一集內容的好心情。

在此時刻,我想來談談我對至今《權力遊戲》的心得–站在一個純然小說派的角度。我並沒有確實地看過每一集影集,但卻很忠實地去踩了每一集影集的雷,一方面是古井無波的心情,在我們已經被馬丁大神無情地放置PLAY數年之後,除了再去翻閱已經翻閱無數遍的五本小說之外,剩下的也只有看看改編影集與小說的差別聊以自慰。

Screen-Shot-2016-06-27-at-10.57.44-AM-1024x576

第二當然是因為影集第六季已經全然與小說世界脫鉤,除了馬丁自己承認蓋章的Hold the Door以外,影集其他內容已經完全在兩位主創的掌中翻騰,彷彿在看一本製作精美(而且還有畫面)的同人小說一般,影集版是不是敢於走出不同馬丁風格的路線?或是影集巧妙地預言(並破壞)了小說未來的謎底?這些疑問都令人好奇。
(而且悲傷的是我們小說迷也已經沒有其他可以好奇了)

所以以下有大量小說爆雷,以及第六季結局暴雷,請注意,trigger warning,沒看過小說與沒看完第六季的朋友們,往下請三思。

 

 

 

 

 

 

 

 

 

 

 

 

 

令人不滿卻很難不接受的當然是影集的簡化小說處理。條列如下:

1.布蕾妮

美人兒的找尋珊莎支線聽說被簡略了,小說裡原本與波德瑞克的大冒險就像是一部西部風公路電影,就本質來說,波德瑞克的忠,美人兒的守誓,都是這段乍看毫無意義的支線裡著墨最多的成分,這些動人元素並未在這條線的結局發光,而是諷刺地在隨後他們被無旗兄弟逮個正著時達到最高點—美人兒被質疑背誓通敵(獅家),波德瑞克因為不離不棄反而被認為共犯,在他們被綁上吊架的那刻,讀者對「正義」的概念會被人性的複雜與命運的殘酷性正面撞個粉碎,那是每位小說作者期許到達的境界。

2.石心夫人的出現

既然你都看到這裡了,那你還不知道凱特琳後來會成為石心夫人,那就完全是你的錯。石心夫人的出現是馬丁第二次在小說裡嘗試復活這種套路,如果說閃電大王的無限復活是為了證明執念可以超越死亡,則石心夫人的安排,可能是為了將這種證明推到無路可逃的極限:為了復仇可以捨棄原則,甚至變成厲鬼。
但影集似乎一直避免出現石心夫人,可能是為了演員的檔期安排或是不想要在擁擠的影集裡再擠進支線,在上點提到的美人兒吊刑部分已經讓石心夫人出場呼之欲出,但最終還是沒有出現,之後獵狗復仇線也似乎不見石心夫人,所以到底下一季會不會出現石心夫人(畢竟本季最後發了一堆便當)?然後跟獵狗來場死鬥呢?

3.多恩與高庭

影集根本完全將多恩線全砍光了,親王的兒子求親之旅整段被砍,親王姪女的彌賽拉受傷、黑暗之星支線也被簡化,最後竟然連親王都GG了(又一位在小說中還活得好好的痛風病友)。影集的簡化現在看來是為了直接將多恩與龍家送作堆,現在多恩僅剩「坦格利安軍成員之一」的地位,這實在是浪費了剽悍沙蛇與老謀深算親王的一堆設定。
悲慘不孤的還有先前很少著墨的高庭,號稱生生不息,結果一口氣全部被爆GG了。比起來,在書裡被瀝青全身十八度燙傷,要死不活的百花騎士,這樣死得倒乾脆。小說裡反而其實沒有太多著墨的玫瑰皇后瑪格麗,據說在影集最後有一段很完整的演出。
瑪格麗在小說裡一直是一個依稀模糊的形象,幾乎所有的描述鋪陳的第一印象都是她是個嬌小甜美的公主,在她極度攏絡珊莎成為她的大嫂、或是與獅家人相處時,才隱隱約約流露出算計。但想想她人生中最重的罪—兇手很可能是她—親手毒殺喬佛里,才會令人感受到艷紅玫瑰下的毒刺。小說的刻意模糊處理,讓瑪格麗(以及小指頭)的惡被格外地放大了,讓人印象深刻。
但影集明顯地讓瑪格麗囂張多了,像是在藍禮前一絲不掛地說:如果你是gay也沒差,我可以叫我哥一起來3P,要我趴下來當作他讓你從後面來也沒差,總之今晚咱們就是要洞房。
這全然是鄉土劇壞BIATCH上身,但這沒有不好,儘管小說裡的瑪格麗看來城府更深,但篇幅更短的影集不得不為的改動。
但還是回到「生生不息」,這場大爆炸徹底抹平了這四個字,最後只有老荊棘皇后選擇加入龍家,這一樣是斷了高庭的後路。
(有人在期待山姆老爸的嗎?真的嗎?)

4.可憐的波頓家

很妙的是影集聚焦波頓家(或說是剝皮家)的焦點,是在兒子拉姆斯而不是爸爸盧斯,因為盧斯在小說裡的描述更多、更邪惡、更隱而不發。現在看來波頓家雖然在小說裡已經準備讓拉姆斯接班。但盧斯的種種言行都證明他對這個私生子很不滿意,例如嫌他太粗俗武斷,而這正彰顯了盧斯那近乎冰冷緩慢的邪惡。他是根綿裡針,他不會大聲嚷嚷,他那「比牛奶更深比岩石更淺」的銀色雙眸,他那長年讓水蛭在身上吸血的怪癖….這些都比單純是個虐待狂的拉姆斯更吸引人。

拉姆斯是很壞,包括他虐待席恩與養狗「狩獵」的部分,但事實上盧斯真正使壞的部分才是舉足輕重,像是他算是真正紅色婚禮的策劃人,是他親自殺了羅伯;另外他習慣偽裝是留守或行軍遲延,藉以保存自己的兵力,這招他已經使過三次,包括目前小說裡與史坦尼斯決戰臨冬城的佈署都是這樣(他讓曼德勒家族與佛雷家族打頭陣)。拉姆斯看起來更像是爸爸的「手」而非波頓家期望的明日之星。

但影集裡就這樣乾脆地讓爹地GG了,現在連兒子也GG了,波頓家也許本來就不是小說裡最後的大魔王,但現在連影集也沒戲了,這實在是很可惜的一件事。

5.最浪費的伏筆

其實最浪費與心痛的伏筆,就是史塔克家的小兒子瑞肯,在影集最後,只單單成為壓斷瓊恩理性的最後一根稻草而死,但小說裡目前還沒死(可能),還成為了洋蔥騎士戴佛斯的最後一絲希望。

其實影集改編超大部頭小說,刪減是必然的,過於照本宣科對兩種截然不同的文本都是場災難。只是有些小說裡難得的珠玉之章也被迫刪除,對曾經為這些角色興奮難過的小說迷來說,仍然是忍不住哀號的痛點。

比起來,白港守護者,我們可愛又肥滿的鰻魚大人–曼德勒伯爵整個在影集裡付之闕如,似乎就沒有那麼悲傷了,至少他的戲份被巧妙地轉換成阿雅在最後一集的暗殺行動(雖然布拉佛斯坐船回維斯特洛好像比高鐵還快),鰻魚的復仇好像也不算被一筆帶過,至少死對頭一家也成功GG了。但小說裡—大部頭的好處是可以把伏筆鋪得又綿延又優雅–曼德勒的復仇猶如一首夜半歌謠,有時恍若無聲,但當妳傾耳細聽,就能聽出其中殘酷的韻味。

鰻魚大人身材是重量級,連馬都騎不上去,只好坐轎子,戰鬥力可能低於0,鰻魚大人愛吃東西,吃飯樣子可能也不甚優雅,腦滿腸肥的模樣總底來說並不是奇幻傳說裡理想的英雄。雖然過去鰻魚大人治理的白港都是狼家最好的夥伴,但在狼家覆滅之後,鰻魚大人的兒子也成為君臨的人質後,白港現在是新北境守護波頓家與獅家最好的小跟班。所以鰻魚大人公開處刑了來求援的洋蔥騎士–死前還把他丟進最骯髒不堪的監獄「狼穴」,在場觀禮的佛雷家三成員當然非常滿意。鰻魚大人公開聲稱惡名昭彰的「紅色婚禮」根本就是羅伯個人的反叛行為,不僅如此,鰻魚大人還親自領兵參加波頓家的軍勢,一起準備迎擊來自史坦尼斯的大軍。

曼德勒伯爵真是我蘭尼斯特王朝的忠臣!

但事實是,洋蔥騎士在他的安排下不但沒死,還成為了拯救瑞肯的關鍵–鰻魚從紅色婚禮的生還者口中,得知了拉姆斯波頓才是罪魁禍首,他要洋蔥去斯卡格斯島救回瑞肯,他就願意向史坦尼斯效忠;不僅如此,作為狼家永遠的忠臣,佛雷家三成員其實已經祕密被謀殺,還被做成餡餅,由鰻魚大人親手端給他們的老太爺吃了—這是多麼殘酷的復仇!但卻是如此大快人心!

鰻魚此般復仇自然比不上身為血親的阿雅自己割仇人喉來得直接,但一個嘻嘻哈哈的丑角,原來才是最艱難時刻的勁草,說實話白港現在向蘭尼斯特或波頓效忠是來得安全多了,肥肥的鰻魚選擇了困難的道路,這份心思之難得與謹慎,令人回味不已。

看起來影集再不過兩季就要結束,但在馬丁大神的筆下,冬天才剛要到來,對同時看了小說與影集的觀眾來說,也許也算是幸福的時刻,兩個異曲同工的世界漸漸分裂變形,各自走上歧異的道路,我們就像站在平行世界的分隔線上,看著這兩個分享相同名稱的現代奇幻小說/影集最高峰的作品,比對他們的不同,體會他們共同的精采。

(然後繼續幹譙為什麼有人這邊沒死那邊卻死透了)

4 responses »

  1. 只看過影集,我還真的不知凱特琳會變石心夫人耶。。。凱特琳不是死了嘛。。。

    回覆
  2. 通告: 《冰與火之歌》與《權力遊戲》漸行漸遠之後,哪些精采被遺落了? https://t.co/hMdYNN… | irene's tweets

  3. 不過影集拍得好的好處就是會吸引人去讀原著。雖然說英文版實在是有夠大部頭讓我不敢碰…不過有一天…有一天我會讀…的吧😄

    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