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角明星打臉日本政府並救出人質的故事,比好萊塢電影更狂

衣著華麗的超級英雄從天而降,打破重兵鎮守的牢籠,拯救無人敢出手的無辜百姓,離去時振臂高舉怒吼、盡現英雄威風——我並不是在描述哪部好萊塢超級英雄電影的劇情。我說的是安東尼奧豬木(アントニオ猪木)的真實故事:一個曾為摔角巨星的國會議員,如何透過勇氣與摔角,化解了一場國安層級的人質危機。

memo20

一九九〇年八月,伊拉克為了取得波斯灣出海口和油田,閃電進軍科威特,連帶掀起了中東的緊張情勢。掌權的薩達姆海珊(Saddam Hussein)考慮到入侵科威特可能引起歐美各國憤怒,以及隨之而來的戰火,迅速綁架了西方國家派駐科威特與伊拉克的專業人員及平民,美其名是為「保護」這些歐美平民,事實上卻限制他們的人身自由,禁止離開伊拉克,甚至把他們遷移到集中營裡。

這場全球人質危機,牽連近五百位各國平民。日本作為英美長期的盟友,在這場危機裡也被迫與英美同步——堅拒將人質作為談判籌碼。只是如此一來,日本人質似乎就無法將政府視為救命索。面對人質家屬的抗議,政府也只能給出「正在協調中」、「等待伊拉克政府回應」等消極的答案。

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後幾天,一九九〇年八月三日,聯合國安理會要求伊拉克無條件撤出科威特。但三個月後,在安理會祭出經濟制裁等手段,而伊拉克毫無收兵動向的情況下,十一月二十九日,安理會下達了「一九九一年一月十五日前如不撤退,將會對伊拉克軍採取必要的手段」的最後通牒。這則最後通牒等同開戰的號角,但一旦開戰,伊拉克手中的各國人質則成了活盾牌,這不但讓聯軍投鼠忌器,也讓開戰的正當性引起質疑。通牒期限只剩短短的一個月半,而人質危機至今也過了三個多月,難道沒人能打破這個僵局嗎?

在這情勢詭譎的一九九〇年十一月,昔日曾為摔角大師力道山門下,身為昭和年代摔角的巨星之一,與世界拳王阿里進行過「摔角對拳擊」的世紀之戰,積極推廣「不論流派、不論項目」的異種格鬥賽,如今走下擂台轉身成為國會議員的安東尼奧豬木,正在辦公室裡瘋狂地打著電話。豬木正打給每家擁有伊拉克航線的航空公司,希望能安排航班。但在開戰前夕,為了安全,許多航空公司早已停飛巴格達等伊拉克大城,而且日本外務省也已暗中下令,要求直航伊拉克的航班通通停航。豬木要找到一架往返伊拉克的飛機,根本是難如登天。

800px-Antonio_Inoki_IMG_0398-2_20121224-225x300

為什麼要前往伊拉克這個世界動亂的中心?因為豬木要去救出那些被當作人質的日本平民。

豬木還在摔角擂台上時,就是一個不按牌理出牌的摔角明星,而當他轉戰國會之後,同樣地讓人困惑。身為日本史上第一位以摔角選手身分進入國會的議員,豬木一九八九年競選的口號是「對國會使出卍字固定!對消費稅施展延髓斬!」,其花俏可見一斑。當年日本首次導入消費稅制,所有大眾商品的價格均須加上 3% 的消費稅。雖然這是為了未來社福、年金與少子化政策經費收取的稅收。但對一般民眾來說,「只有眼前路,不管身後身」,加稅就是不能忍受。

在抗議聲浪中,豬木的競選口號格外吸睛,他用自己二十年來家喻戶曉的摔角絕招名稱,結合當今民怨的沸騰焦點,最終創出一番佳績。毫無政治經驗的素人首次參選,豬木竟拿下了將近百萬票的驚人成果,「摔角天王安東尼奧豬木」順利地成為了「參議員豬木寬至」。

算起來豬木坐上參議員位子也差不多一年左右,這期間他已經搞出了不少新聞,現在更因為他的一意孤行,而成為日本政府的密切監控對象。對政府來說,一名國會議員大張旗鼓地違反政府命令,不但有損顏面,更可能讓伊拉克將日本視為盟國的最弱突破口,成為削弱聯盟的主因;更糟糕的,是讓日本在「戰爭」這個最不願面對的話題上,被推到國際矚目的焦點前。

沒有噴射客機,豬木無法前往伊拉克交涉,也無法救出日本人質。不讓豬木飛到伊拉克,看來是日本政府所能採取最消極又最積極的作為。但這種小手段是無法牽制豬木的。他在某次園遊會上,認識了土耳其駐日大使,在向大使說明意圖後,大使願意提供與土耳其航空溝通的管道。但一架包機可不會自己飛上天,需要租金、燃料、與不確定因素所產生的費用。日本政府絕不可能出這筆錢,土耳其更沒有義務出這筆錢,而土耳其航空雖然在兩伊戰爭時受過日本人的照顧,但當然也沒有必要出錢。「我來負擔所有經費」,一句話,安東尼奧豬木願意全額負擔所有費用。

於是,豬木軍團正式搭上這班航向危機的包機,前往情勢詭譎的巴格達。

為什麼一個地方出身的國會議員,會覺得自己能搞定這場國際棋局上的死棋?原因眾說紛紜,其中最正當的理由看起來卻最難令人信服。原來伊拉克當地摔角運動非常興盛,身為世界上最有名摔角手之一的豬木,覺得這是個談判的好機會,所以願意身陷虎穴去執行這場不可能的任務。但儘管看來有點滑稽,豬木卻不是兩手空空地面對海珊,在這班巴格達救援航班上,除了隨行的人質家屬外,還有一干「豬木軍團」。

豬木營救人質的最後底牌在此:他要辦一場「運動與和平的祭典」(スポーツと平和の祭典)。

hqdefault
在「和平祭典」現場接受媒體訪問的豬木。

常有人說「運動歸運動,政治歸政治」,但在這場「和平祭典」裡,豬木結合了演唱會、文化表演與摔角比賽等各式藝術與運動類型,試圖解決國際政治的僵局,運動在此變成對抗政治的手段,甚至是拯救人質的武器。豬木專機載著憂心忡忡的人質家屬、藝術家、運動員與摔角手們,於十二月一日抵達伊拉克,隨即在二日與三日舉辦連續兩天的「和平祭典」。

第一天,活動分成兩個場地,在阿爾夏普運動場舉辦了足球友誼賽,全場湧入了三萬五千名觀眾;另一邊,國家劇院裡舉辦了由美國、法國與日本歌手演出的大型演唱會,演唱經典的民謠歌曲,台上的歌手與台下爆滿的觀眾,臉上同是滿滿的眼淚,一起大合唱。這兩場表演,不但現場的觀眾不斷湧入,其實況也透過伊拉克全國電視網播送到家家戶戶的電視上。「和平祭典」可不是徒有口號的揮旗活動而已,這是一場跨越國際情勢的偉大娛樂秀,熱鬧地彷彿這場中東戰爭危機,才是虛幻的噩夢,來自東洋與中東的人民愉快地用運動與藝術心手相連。

表面上,在觀眾的歡呼聲中,第一天的祭典圓滿落幕。但這場活動的成功,已經在檯面下為豬木在這幾個月發起的救援行動造成了影響。被囚禁在巴格達的人質們,被允許在第二天下午三點,與已經焦頭爛額數月的家屬們見面。這是這場人質危機中,日本民間力量的第一次勝利。

ss_20171017205122_001.png
當時與伊拉克高官會面的豬木

第二天下午六點,最關鍵的空手道冠軍與摔角軍團的異種格鬥戰開始了。想當然耳,海珊運動場一樣是人山人海,許多耳聞已久的摔角巨星親臨現場,馳浩、長州力與佐佐木健介等人登台表演。這些摔角選手可能沒想到,除了在擂台上死鬥之外,有一天會飛到隨時可能開火的戰場上表演。長州力今年接受訪問時,談起當年的經過還餘悸猶存:「我們當時還睡在機場裡,真的很辛苦。」

無論如何,這場為期兩天的「和平祭典」就在盛大的閉幕式後結束了。參與這場明為祭典,實為救援活動的其中一位人士,當時伊藤忠商事巴格達事務所所長野崎和夫,在動盪的巴格達裡協助活動事宜與打通關節。當時他看著閉幕活動裡滿滿的觀眾與出席的政府高官,激動不能自已。但雖然活動成功,人質家屬也見到了睽違已久的家人,可是什麼時候能夠正式釋放人質卻遲遲沒有下文。到了傍晚,在豬木與伊拉克議長的面談中,甚至還是得到「現在不可能釋放人質」的訊息。直到晚上,豬木終於能夠見到海珊的長子,時任伊拉克奧委會委員長的烏代海珊(Uday Saddam Hussein)。

烏代不只是伊拉克全國體育界的總舵主,他更被視為海珊的接班人,在當時伊拉克進入緊急狀態,海珊不接見非必要外賓的同時,能夠接近海珊的長子,已經是最能上達天聽的程度。在「和平祭典」落幕的這個晚上,這場會面可以說是豬木的最後機會,預定返國的飛機將在四日早上十一點起飛,說什麼豬木也要使出渾身解數,讓烏代了解釋放人質的重要性。

8e864a730425f94edc33af8913e90f58
與烏代握手的豬木。

在摔角場上,安東尼奧豬木是最難纏的敵人,原因不在他的體能有多優異、技巧有多高超,而在於他會用盡各種手段——包括下三濫的伎倆——達成勝利。與阿里那一場原本被稱為「世紀之戰」,最後卻成為「世紀の凡戦」(世紀之平庸戰)的賽事,豬木無法在拳頭上佔上風,最終在難分難解之際,竟然躺在地上試圖用雙腿夾住阿里,就這樣一站一躺,難堪地結束比賽。

由此可知豬木難纏的程度,你可以說他數十年戰績威風是言過其實,但要乾淨俐落地擊倒他取得勝利,那就是小看豬木心中的那塊老狐狸算盤。

這場與烏代的夜會,只能成功不許失敗。豬木首先讓在地協助舉辦大會的野崎與在演唱會上表演的美國女歌手克莉絲汀出席,簡單地報告「和平祭典」在他們精心地安排與演出下,順利地成功,並受到伊拉克當地民眾的熱烈迴響。豬木藉以先表達自己大費周章地籌備,辦了這場讓伊拉克人大開眼界的國際表演活動。儘管海珊家族權大勢大,在現今國際情勢下,如果沒有豬木與他的團隊,要辦成這樣的大規模活動是不可能的。

而這對伊拉克來說,也是一個完美的台階,藉由成功的「和平祭典」,伊拉克可以順勢而為地以釋放人質作為回應,表達「伊拉克對和平、友善這樣普世價值的肯定與誠意」。也許,國際政治的亂象,不一定要以戰爭的方式解套。豬木的這步棋,看起來是為伊拉克抹粉,將侵略科威特轉化為阿拉伯世界的內亂問題,試圖讓海珊賺到面子與裡子。

豬木好說歹說,但整場會議烏代只是閉口不語,關於釋放人質一直沒有肯定的回覆。最後,就在散會之前,豬木連苦肉計都用上了。他讓隨行帶著小孩的人質妻子登場。在豬木本人的著作《鬥魂外交:為什麼我要飛去那些政治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國家?》裡是這樣寫的。

「帶著三歲孩子的人質太太這樣訴求:『對這孩子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父親了!』默默聽著的烏代委員長在此時也流下眼淚。不管是哪個國家,不管是哪個宗教,人類擁有的感情是沒有差異的,我為此非常感動。」

終於,雖然最終豬木仍然沒有見到海珊本人,但在之後將近二十四小時的努力下,隔日晚上,烏代委員長親自向人質家屬報告,決定釋放日本人質!

hqdefault (1)
烏代宣布釋放人質

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豬木一個人在旅館房間裡,用力地舉起手臂高吼。

沒有人聽到他興奮的雄叫。正如同這次的勝利,不是在上萬武道館觀眾面前擂台上的勝利,而是在大環境的陰影裡,一位不依靠政府資源的國會議員,獨斷地執行一場沒人相信會成功的任務,終究在政府不信任、媒體冷嘲熱諷、家屬心力交瘁下獲得的奇蹟式勝利。這不是好萊塢電影,這是真實的故事。

然而還有一個小插曲,當日本政府派遣了特別專機,要到巴格達接回被釋放的人質與家屬時,特別表示,這班包機僅能讓人質與家屬搭乘,其他人士不可以上機,而「其他人士」當然包括豬木本人。當人質家屬聽到這個消息,完全不可置信——當政府不聞不問時,是豬木用他個人的資源與手段讓他們看到希望,最終甚至連回國班機都不能讓豬木搭乘?家屬自救會燃起了一片憤怒。

自救會會長長谷川悠紀子女士說:「如果說豬木先生因為不是人質,所以不能坐這班飛機。我了解了,我們也不是人質,我們也不坐這班飛機。」

而最重要的人質也站在相同的立場:「如果是這樣,那我們也都不坐這班飛機了。」

「不是人質就不能搭政府包機」這種無聊的規定,正如同先前外務省對豬木綁手綁腳的限制一般,這樣官僚的行事風格,阻礙了人質返國的可能性,而就在救援行動成功之時,政府這樣的神來一筆更顯得諷刺。

memo20
帶領逃出生天的人質與家屬歡呼的豬木議員。

這次行動讓四十幾位人質與家屬安全回到日本,豬木本人則面對媒體兩極化的反應:有些人稱他是國民英雄、有些人指責他是沽名釣譽(他隔年確實因此成功連任)。一大堆「相關人士」搶著出書大爆內幕(豬木的前秘書聲稱他是「為了談判石油交易權」才去伊拉克的)。隨後在一九九五年,豬木又依循此模式率領眾多男女摔角選手前往朝鮮平壤,辦了一場「平壤國際體育文化祭典」,創下了當地高達 90% 的收視率,卻也讓豬木的摔角團體「新日本摔角」欠下了高額債務⋯⋯。

這場救援行動,靠的不只是豬木本人的決心與家屬的悲願,背後還有無數人的慷慨合作與心機攻防。豬木是出自一片純然好意嗎?伊拉克真的是因為「和平祭典」才釋放人質嗎?甚至,烏代當時頻繁地以他的替身拉提夫雅西亞(Latif Yahia)出席各大公開場所活動,那個晚上豬木賭上所有機會的最終會議,出席聆聽並淚流滿面的,真的是烏代本人嗎?

歷史充滿了各種永遠無解的謎題,但是這位願意投身到未知混沌中解救人質的摔角手,值得你見證他的高貴勇氣。

廣告

2則留言 追加

  1. memetw 說道:

    讚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