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讓乏人問津的職業摔角,變成眾人期待的英雄對決?

摔角,曾經是日本文化中重要的一環,在日本電視頻道發展的初期,電視上大多是摔角、棒球與相撲比賽的實況轉播。透過電視的魔力,將摔角這種揉合格鬥技、體操運動、以及綜藝表演的競技魅力,傳達到群眾的心裡,也因此,摔角選手在日本國民的心中,從過去就一直帶著某種英雄的形象。

但英雄也有沒落的一天,「新日本職業摔角」(新日本プロレス,簡稱新日職摔)作為日本摔角界最重要的集團之一,也不例外,而且這個由安東尼奧豬木創立的團體,又因為豬木個人的特立獨行,導致大量的欠款。舉例來說,在1990年為了拯救伊拉克的日本人質,豬木舉辦了「運動與和平的祭典」;而在1995年,豬木故技重施,又在被國際孤立的北韓平壤,舉辦了一場「為了和平舉辦的平壤國際體育文化祭典」(平和のための平壌国際体育・文化祝典)。

e9b258d3
上個月豬木爺爺又跑了一趟北境

在伊拉克的成功經驗(這次讓他選上了議員)之後,在平壤這場理應穩賺不賠的活動上,豬木卻栽了頭,不但被日系企業騙取了大量的收入,連祭典上使用的摔角台或機材,這些日後回國後可以繼續使用的硬體,最終也因複雜原因被留在了平壤,豬木可說是徹底地賠了夫人又折兵,新日職摔總共在這次的平壤祭典上,虧損了高達8千萬日圓。

隨後雖然新日職摔在同年舉辦的「新日職摔 vs UWF international」系列賽中,靠著擠爆東京巨蛋的6萬7千名觀眾支持,賺進了一筆大錢,填補了在平壤的巨資債坑,但是新日職摔這樣上沖下洗的大量進帳欠帳狀況並非罕見,而內部管理更有許多曖昧不明的檯面下決策(經營派 vs 選手 vs 黑社會),導致了新日職摔深遠的嚴重財務問題。

從1997年到2010年,新日職摔的營收數字就像是一場溜滑梯:從39億日圓銳減到1/3不到的11億9千萬日圓。而2009年應向母公司Yuke’s Co.(ユークス)收取的8400萬日圓營收,最終竟然只收了30萬(原因來自母公司的摔角遊戲並未順利推出續作,導致無法取得肖像權費用)。更糟的是當年度光是營業成本就高達12億8千萬日圓,導致了當年高達8900萬日圓的赤字虧損。摔角市場上似乎已經響起了三聲鐘響,而哪位英雄能來拯救這群看來無助的大力士們呢?

81jixpuCwTL
拯救新日職摔的「新日職摔 vs UWF international」系列賽

很難從木谷高明的外表,判斷他是一位對摔角死忠的粉絲:眼角有些下垂的他,笑起來眼睛會瞇成一直線,講話非常客氣,更像位謙虛的學者而非鬥士。但自從木谷高明於2012年接手了新日職摔的經營權之後,這位慈祥的摔角集團社長,成功地扶起了新日職摔這位曾經跌倒的巨人。

木谷高明的祕訣是什麼?是在比賽中增加重鹹的暴力黑招?是舉辦更激烈的聯盟對決?都不是,這位溫和外表下其實有著炙熱摔角魂的社長,他透過對宅宅世界的深刻了解,找出了日本摔角界的致勝絕招。

bfa9ce55e106adfa7328f40bf228250c
木谷高明社長

30歲以前的木谷社長,學的是經濟,出社會後就在證券業裡打滾。在他34歲時,他成立了「Broccoli」,這間一開始專以活動業務為主的公司,在開辦了幾屆同人誌販售會、成立動漫商品商店GAMERS之後,轉為針對動漫角色產業(キャラクタービジネス)為主的銷售公司。Broccoli成立四年後,製作出了社史上的代表角色:Di Gi Charat。原本僅是自家商店GAMERS的吉祥物,但Di Gi Charat最終成為了擁有自己動畫、遊戲、漫畫、小說與演唱會的超紅人氣角色。貓耳、大眼、鈴鐺、貓尾與「喵喵喵」的語尾助詞,Di Gi Charat這位貓娘幾乎擁有了一切的「萌」要素(甚至個性表裏不一也是一種萌要素)。

di-gi-charat-anime-wallpaper
Di Gi Charat

木谷高明不只是一位單純的宅宅而已,加上他多年來的經濟學基礎,讓他對於經營動漫角色有一門獨特的心法。與其開設一般常見的動漫商店,不但得面對其他通路的競爭,而且只不過是為熱門動畫角色們打工而已。在動漫商品毛利率不高的狀況下,這種打工利益很容易被店鋪擴張成本、租金與人事成本給瞬間消耗殆盡。但自家的動漫角色可不一樣了,不但不須繳付高額的授權費,商品製作的成本也能完全掌握在自己手裡,而當通路商轉變為自製產品業者,企業的利益所得馬上有了劇烈的變化。

木谷高明自此不再甘於經營小小的通路產業,在2007年他成立了「武士道」(ブシロード)公司,這間專營卡牌遊戲、電玩遊戲與音樂的公司,仍然是一間多媒體企劃的娛樂企業,而在企業核心業務上,木谷賣的不只是卡片而已,他賣的還是角色。透過玩家對遊戲卡牌角色的熱愛,武士道提供販賣周邊商品、提供粉絲交流的SNS平台、電玩遊戲與卡牌對決比賽等等。玩家對角色投射的各種情感,都被木谷化為各式各樣的商業產品,他已經不只是一位卡牌商品經營者,他販賣的是一種異世界的文明,一個你夢中幻境的實體化世界,甚至可以說,他賣的就是文化--由角色們堆砌而成的文化創意產業——他是一位成功的文創商人。

mat_lovelive
別忘了武士道現在的搖錢樹之一:《LoveLive!》

而武士道最終在2012年,買下了木谷熱愛的日本摔角文化代表--新日職摔。

對於木谷來說,新日職摔的經營失敗不只來自管理的疏失與漏洞,而是來自於經營的方針根本上有了偏差。摔角不應該只是一種運動,電視歷史開山之祖的摔角,是英雄與英雄之間的悠久對決歷史,有太多的故事與傳說流傳在單調的勝負比數之間。木谷擁有了新日職摔,他手上多了一群能打能摔的現實摔角選手們,他甚至毋須為他們捏造手噴黑龍波的無稽招式,摔角大漢們每天在擂台上飛撲、飛踢、飛翔倒頭栽的演出,就是最值得大書一筆的現代九陽神功。

可想而知,以摔角選手為主題的虛擬卡牌遊戲《職業摔角之王》(キングオブプロレスリング),自2012年推出,成功地帶動了一波職業摔角選手角色化的熱烈風潮,搭配將幾位明星摔角選手塑造為戲劇性豐富的角色,安插他們在擂台上的恩怨情仇故事,讓新日職摔從一間賠錢辦比賽(還沒人看)的摔角運動公司,成功地轉變成為擁有多位跨媒體發展角色的多媒體娛樂公司。

觀眾們回來了,回來享受激情四射的摔角比賽,孩子們在手機上接觸到這些把人摔得鼻青臉腫的摔角英雄,吵著要跟爸爸一起去看這些英雄真實的擂台對戰;女士們驚訝在擂台上凶神惡煞的摔角選手,竟然私底下會在官方用心經營的推特上,分享自己是個甜食鐵粉的秘密,而這些新成為粉絲的女性們,被稱為「摔女」(プロレス女子,職業摔角女性粉絲)。

摔女們在現實生活中面對日漸增多的草食族男子的不滿,在這些肌肉隆隆、打死不退的壯漢身上得到滿足…摔角的比賽規則比起足球的越線、棒球的內野必死球等等來說,可說是簡單到一見即知,不用太多知識就能享受拳拳到肉的激烈比賽…再加上這幾年來越來越多的帥哥摔角手們…摔女們扛起了拯救摔角產業的重責大任。

news_13004
人稱「百年難得一見的逸材」,棚橋弘至選手

數字說明了一切,木谷高明用角色化重新經營新日職摔之後的隔年,營業額就得到了谷底反彈:比起2010年的12億,2013年營收超過了17億,接下來2015年成長到了27億、2016年更創新高到達了32億,而2017年,木谷有點靦腆地表示:「應該會超過史上最高的營收紀錄一點點吧?」

「我期望,在2020年,新日職摔能夠發行股票上市。」曾經長期陷於欠債危機中的新日職摔,現在已經是擁有6億日圓純資產的優良企業,而木谷高明這位武士道社長,成功改造新日職摔之後,退下了社長之職--他製造的經營奇蹟,已經可以讓他躺著享受快要到來的六十大壽,但他可不是為了享福,他重新站到了戰場的最前線--擔任數位內容部部長、擔任行銷宣傳部部長、以及音樂類型子公司的社長。

木谷高明,這位笑起來一點都不像摔角選手的奇蹟社長,他是位有經濟頭腦的宅宅,是位比誰都熱血的戰士英雄。

1985f082ba1cb9c9db376d7517d99d18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