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2歲孩子失蹤60小時之後….奇蹟的紅頭巾救命物語

暑假還剩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在日本許多家庭把握剩下的時間,讓孩子們回老家度過暑假,藤本家也是如此打算。

藤本美緒準備帶著她的孩子們:2位哥哥、1位姊姊與1歲的藤本理稀,回到山口縣周防大島町的曾祖父家團聚。住在屋代島上的曾祖父家,附近就能看得到海,對如今日日氣溫都能超過35度以上的酷暑夏天來說,是一個最棒的選擇。8月12日早上10點多,66歲的祖父牽著老三與老么理稀向著400公尺外的海灘出發。

DF8C6838DB0047EE8911EFEFE8DEE336_L

途中理稀發現媽媽沒有跟上,1歲的孩子正是依賴母親的年齡,他開始鬧著脾氣不想去了,就自己轉頭回家,祖父想著女兒的確等等就會跟來,於是就放心地讓孫子走回家--想必會在路上遇到的吧。但是,1歲的藤本理稀並沒有回到家,就此下落不明,在地警方出動了150人的大陣仗,在附近展開搜索,而24小時之後的8月13日,依然沒有任何理稀的消息。

8月13日,藤本理稀正式2歲了:這天正是他的生日。

ss_20180816115632_001
藤本理稀

理稀離開爺爺與哥哥轉身回家的地點,距離曾祖父家只有100公尺的距離。媽媽在5分鐘後帶著祖母與其他兩個孩子,從曾祖父家出發前往海邊,在路上卻沒有遇到提早回來的理稀。理稀折返回家的地點到曾祖父家之間,是一道平緩的坡道。坡道兩旁是住宅與農田--警方後來也朝著是不是走到田地裡、或甚至是被鄰居誘拐的方向調查,卻都沒有任何發現。

ss_20180816094515_001

關鍵來了,這條往上的坡道,卻不是直接連到曾祖父家。沿著往上坡道約70公尺左右,理稀應該在此處左轉,走進通往親戚家的巷子,但如果理稀沒有在這70公尺間消失蹤跡,那麼他很有可能在該轉彎的地方沒有轉彎,而在母親出門的5分鐘之內,經過了回家的彎道沒有進去,而是直直爬上坡道繼續往上走去。

ss_20180816094509_001
過家門而不入

對於只差幾分鐘而錯失小兒子的母親來說,當然是陷入自責與不捨的痛苦中。但是現在不是痛哭的時候,天氣炎熱、而一個新的颱風即將侵襲日本--還是直擊周防大島町旁邊的九州。天象險惡,只有2歲的孩子可能隨著坡道走進了曾祖父家後方的山林中。在天氣不佳的狀況下,獨自在沒有食物、沒有蔽護的陌生山中,2歲男孩要怎麼活下去呢?

ss_20180816150838_001
沿路檢查水溝與田間的警方

警方擴大搜尋曾祖父家附近的山區,才發現理稀的處境可能比想像中更加危險。這片山區有著不少野生動物:山豬已經多次破壞附近農家的莊稼、這裡還有不少蛇類出沒

8月14日,理稀已經失蹤48個小時,警方依舊一無所獲。母親透過村子裡的擴音設備,大聲呼喊理稀的名字,希望迷路的孩子能夠聽到母親的呼喚:「小理!小理!是媽媽唷!快出來啊!大家都在等你!趕快出來啊!」媽媽的聲音中夾著微小的嗚咽聲,隨著村裡的喇叭傳了出去,在山林裡忍受超過36度高溫的警方們,繼續以地毯式方式搜尋著,臉上的汗水連擦也來不及,他們聽著理稀媽媽的聲音,繼續找著。

00398559CX.jpg

這天中午過後,發生了中學生在河邊烤肉被河沖走的消息,事實上正是因為天氣炎熱,孩子們都喜歡跑到家裡附近的溪流玩水降溫,但是每天午後日本各地都降下了激烈的雷陣雨,溪水暴漲後容易發生意外,這幾天甚至每日都有孩童被水沖走溺斃的新聞。這些消息帶給防周市警方與藤本家莫大的壓力--如果理稀走進了森林中的小溪….該怎麼辦?

15日清晨,距離理稀失蹤已經將近68個小時,7點左右,聚集在藤本家附近的搜救本部突然有了騷動,遠方傳來了救護車接近的刺耳尖鳴。

m_tys-20180815-00028861

找到了,在失蹤後的68小時,找到了剛滿2歲的藤本理稀,據稱是在失蹤點距離580公尺的山中被找到的。因為事發突然,許多警消人員仍然一頭霧水,而且2歲孩子竟然在沒水沒食物的狀況下,獨自走了500公尺以上的距離。警方動員了將近200人同步搜索,另外也使用了無人機等設備在山林空中攝影搜尋,最終,卻不是這麼大陣仗的公部門力量找到這個迷途孩子的,這是什麼狀況?警消們迅速地朝向發現地前進,想要找出原因。

20180816-OYS1I50003-L

最後看見理稀的大人,66歲的祖父什麼都說不出來,流著淚看著在醫院依偎著嬤嬤的理稀,口中喃喃地唸著「很感激,真的很感激…太好了….」

 

醫護們為藤本理稀進行了全面的檢查,他身上有輕微的蟲叮與割傷,另外也有脫水現象,但是沒有其他大礙,預計一周的住院治療就可以出院了。而母親只是緊緊地抱著理稀,什麼都說不出來,只想緊緊抱著他。三天來不停的祈禱終於有了回應,而懷中的理稀似乎什麼事都不太清楚,只是不停地用臉磨蹭著母親的懷抱,撒嬌地把拿來的香蕉與果凍一口吞得精光。之後彷彿感到安心了,閉著眼睛一直呼呼地睡著。

b98a734e5e48ec7fc2470bc77ad28325_14b387af711998b4610bc4de454470c4
尾畠春夫

15日清晨,早上6點半,一位前一天遠從九州大分縣搭了6小時車子前來的義工--他不想在搜救基地麻煩人家,所以前一晚就睡在自己車裡算數--準備下車開始搜尋理稀。從他黝黑的肌膚與精瘦的四肢,看不出來這是一位78歲的老人。幾乎光光的頭上纏著紅色頭巾,遠遠地看就像一隻黑黑的章魚,尾畠春夫已經當了好幾年的義工,他看著電視,發現就在附近的屋代島上有個孩子失蹤了,他想著這個孩子,祖父與曾祖父都還在生,他們不知道心裡有多傷心….他也想來幫忙找找,這個已經失蹤超過60小時的男孩子。

尾富春夫綁好章魚頭巾,走進了下著雨的山中--這幾天山上氣候很不穩定,時不時就下起雨來。他從車子旁往山上走了20多分鐘,一邊叫著「小理!小理!」

突然,一個小小的聲音在尾畠身邊差不多十幾公尺處響起,「爺爺,我在這裡。」

AS20180815003100_comm.jpg

尾畠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他緩緩地轉過了頭,看到前方的小溪--但水只剩下一點點,勉強地流著--一個奇怪的物體蹲在前方小溪當中。尾畠瞬間警戒起來--「我直覺那好像不是人類」--心臟都要停止了,一半是因為他也沒想到,就在20多分鐘的路程就突然有了發現;一半是因為這個物體有點奇怪,他蹲在水窪裡,沒穿褲子光溜溜地,有點像偷穿人類衣服的野猴子。雙方保持相同的不動姿勢好幾分鐘,尾畠春夫終於發現,那個物體是一個冷到發抖又蜷曲蹲著的小男孩。

尾畠大聲地叫著「小理!」,理稀微微地發出「嗯」的聲音。尾畠慢慢地從口袋裡拿出一顆糖果--尾畠不是沒有找人經驗的素人,他隨身帶著十顆糖果以備不時之需。理稀突然很快地伸手抓著尾畠的手,自己把糖果奪過來,用力地撕著包裝,但他髒污的小手抓不到撕開的要領。尾畠幫他撕開來拿出糖果,理稀一口把糖果含進嘴裡,他沒有慢慢地含著,而是用力地咬著,發出喀哩喀哩的聲音,然後用力吞下去,好像急著從這顆小糖果裡取得一絲能量。

尾畠不知道要說什麼,他摸摸這孩子的頭,只是說著「你真的很努力啊….」他一把抱起了理稀,走下山去。

a6beba9b2b95dfa0132241f928806ab8_1534309781_1
尾畠抱著理稀下山

 

尾畠確實有過找人的經驗,2年前他才在大分縣佐伯市找過失蹤的2歲女孩,而且也順利地找到了。當時女孩是在連大人爬上都很費力的林中斜坡上找到的。因此他對於找人似乎有著自己的一套心法:

「小孩子啊,與其說往下走,是更喜歡往上爬的生物呢,很奇妙對不對,他們很喜歡雙腳出力往上蹬呢。所以現在我的想法就是一邊往上,一邊往左邊找尋。」

尾畠採訪:

事實上,尾畠春夫本身就是一位非常奇妙的人。他在66歲時,從鹿兒島一路旅遊到北海道的宗谷岬去--他是用走的。走了3,250公里,花了4個月的時間,走壞了5雙鞋子。對他來說只洗了6次澡、或是住在無人車站裡過夜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電視台與歡迎他達成旅途的老同學們在終點迎接他,熱切地問他是為了什麼深刻的理由而進行這趟縱貫日本之旅呢?

「我只是想試試看自己體力的極限而已啦!」

ss_20180816152208_001.png
「這次旅行還瘦了5公斤,很不錯吧!」

體力似乎用不完的尾畠,隨著年紀逐漸進入70高齡,卻好像越來越沒有極限。他每個月都要背著30公斤以上的建材,走進家鄉的由布岳山上7、8次,幫著修補登山階道或是告示牌,他這樣做已經連續十幾年了,而他還想要爬山爬到100歲;

ss_20180816152138_001.png
2011年他穿著招牌的紅夾克--冬天時紅夾克、夏天時紅頭巾似乎是他的堅持--從大分縣前往震災受害嚴重的南三陸町,在一片廢墟中,他撿拾著地上殘骸中還完整的物品,多半是照片、相簿、寫著孩子名字的書包、外觀良好的棒球手套、或甚至是牌位。原本只是來東北確認朋友安危的他,卻加入了在地的「回憶搜尋隊」,他想要把這些難民來不及帶走、充滿重要回憶的物品,一一地送還給他們,讓他們的一生回憶不至於被海浪沖走。

d383a17a77ac7d25f263cfbd02407785_content.jpg
在三陸町時還接受了採訪(順帶一提,他的好友沒事)

尾畠春夫為什麼要跑遍日本各地做義工呢?在他早已應該坐享清福的年紀,又為何要不收任何代價地上山下海幫人呢?原來他在65歲生日那天,決定關掉自己開的魚店,全心為社會服務。「因為我這輩子受到很多人的照顧,才活到現在。我接下來的人生,就想幫這個社會做點什麼,所以我決定成為一位義工。」

被問到為什麼特地從大分跑來這裡救人,尾畠是這樣說的,

「才沒有特地跑來咧!我們都是日本人啊,在日本哪裡語言都會通,所以我哪裡都會去。」

當藤本理稀送進醫院後,尾畠春夫脫下了他早被汗水浸溼的紅頭巾,坐進車裡,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般,也沒有留下吃個飯什麼的,他直接上路,再花上數小時車程一路開回大分的家裡。

「只要我的身體還健康,我還想在這個世上繼續活動下去呢!」 尾畠在上車前是這樣說的。

dims
想到這奇蹟似的遭遇,尾畠不禁哽咽

5則留言 追加

  1. Makoto 說道:

    好感動喔,看了兩次還是好感動。
    能找到小朋友當然很棒,但尾畠爺爺的故事真是太感人了吧 QQ

  2. Chainyou 說道:

    消防人員對小孩容貌隱私做出嚴密的保護措施。您卻在這裡直接曝露小孩的臉孔,您想過為什麼搜救人員要遮擋呢?

    1. 龍貓大王 說道:

      其實理稀的照片在各大電視新聞裡都有展示,另外日本警方在現場的藍色布幕(ブルーシート),據我了解其實沒有法規的使用制限,日本網友也有質疑又不是殺人案件為什麼要使用藍幕。請參考58則:
      https://capturelife1.net/%E5%9B%BD%E5%86%85/%E7%90%86%E7%A8%80%E3%81%A1%E3%82%83%E3%82%93%E5%8C%BB%E5%B8%AB%E3%80%8C%E5%85%83%E6%B0%97%E3%81%A7%E3%81%B3%E3%81%A3%E3%81%8F%E3%82%8A%E3%80%8D%E3%80%80%E3%83%9E%E3%83%9E%E3%81%AB%E7%94%98%E3%81%88/

  3. Yupei 說道:

    推這篇,真是個了不起的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